【盾冬】After Winter(大概两发完也可能不止)

【人物时间部分按电影设定,故事开始于咆哮突击队1945年的火车行动(*2016官方队一指南设定),此时Steve和Bucky还只是友谊,Timothy和Gabriel为咆哮突击队成员,本文故事性格私设

-----------------------------------------

“Bucky,快!抓住我的手!”

Steve感觉到自己的嗓音早已变了调,凛冽的寒风夹杂着雪花像冰刀一样砸在他脸上,他不得不眯起眼睛保持视力,狭窄的视线里只剩下一个蓝色的身影,挂在火车车厢外扭曲的栏杆上摇摇欲坠

Steve稳住自己向对方伸出的手臂不要颤抖,事实上他的左臂早已失去了知觉,只差三英寸了,三英寸,他就能将他的朋友从坠落的边缘拽回人间。Steve用右臂扶住车厢门框,左脚小心的往前跨了一步,他的身体穿透布料,感受着脚下铁片细微的断裂声,不能再等了……一英寸……马上……他的皮手套一定已经碰到了Bucky的指尖,那冻的通红的右手上落满了雪花

疾速行驶的火车和欧洲大陆这该死的冬天没打算放过他们,火车车厢摇摇晃晃,Steve冷的打颤,想必Bucky也撑不了多久了,再拖下去他的手一定会被冻在栏杆上。Steve捏住了Bucky那修长的中指指尖,火车在转弯,Steve几乎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就在这时,一个猛烈的颤抖,凝固的空气被一声撕裂心脏般金属撞击碎裂的声音划破。Bucky的手滑落了,惯性使他像钟摆一样划出一个微小的弧度。


“Bucky!Bucky!……”Steve破碎的声音被寒风裹挟着,就算在他自己听来,也只如同耳语一般,Bucky垂着手,仰着脸望向他,蓝绿色的眼睛像被冰雪冻住一般,似乎打定了主意不再伸手,“Bucky!你他……快给我伸手!”

Steve气急败坏,他完全伸展开右臂,所有的着力点几乎都聚集在他的右手上,他颤抖着,左手在空中猛地一挥,狠狠地抓住了Bucky的衣领,大脑仿佛有刹那的停顿,眼前一片白光,他完全凭借意识收起手臂

两个人摔回到车厢冰冷的地面上。



火车还在轰轰隆隆的行驶,Steve仰躺着,左手被冻住一般紧紧的拽着Bucky的衣领,胸膛剧烈地起伏,车厢外皑皑白雪反射的光照进来,显得脸颊更加冷峻,Bucky被拽着衣领以一个极不舒服的姿势侧躺着,脑袋悬在Steve的肩上,脸色惨白,头发凌乱。两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片刻后,Steve僵硬的起身,Bucky踉跄着跟在后面。队友们已经带走了佐拉,他们需要做的就是炸毁这列火车。

安装好了炸弹,设置了时间,他们找了一处平缓的山坡,“走!”Steve用的是命令式,两个蓝色的身影跳进了一片雪白之中。片刻之后,远处升腾起一片火光。


因为耽误了时间,错过了队友们的返程线路,他俩不得不徒步回去。雪谷里的风带着雪花和湿气四处蔓延,让人无处躲藏。Steve码好了树枝,他不抽烟,带的火柴在跳下火车的时候也丢失了,Steve看了看Bucky,Bucky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银色的打火机,“咔嗒”一声,树枝被点燃,由于被雪浸透了表层,枝条噼里啪啦的艰难燃烧着,在两人的脸上投射出晦暗不明的光影。


“Steve,谢谢你……”Bucky嗓音沙哑,不停的搓着自己的双手,Steve都能看到他通红的关节

“Buck,我们之间不是救命之恩的关系。”

“我知道,只是,这里是战场,我不想……我不能看着你……看着我的朋友,因为我去送死。”

“那我们就不要当朋友。”

Bucky愕然。Steve伸手掏出了他外衣口袋里的银色打火机,淡淡的说到“戒烟吧。”

Steve将Bucky的低头当做了默认,他将打火机放进自己的贴身口袋,再一次伸手,握住了Bucky冻伤的双手,贴在自己的脸上。其实两人的脸和手早已冷的没有知觉,可是Steve还是固执的握着。

一夜无话。


雪谷里的日出并不温暖,但至少视线明朗了起来,山谷里蒙着一层薄纱,透出一缕缕光线,照耀在晶莹的雪地上。火堆已经燃尽,留下一片空洞的黑色。Steve捡起自己的皮手套,带在了Bucky手上,Bucky固执地想要褪下来,被Steve牢牢地按住手腕“别闹。”,Bucky的鹿眼带着一点清晨的迷茫睁大了一圈“你也别闹!”

于是他们默契的达到了一个可笑的平衡,Steve左手带着一只手套,拿着盾牌,右手是他惯用的那把柯尔特M1911A1,Bucky的右手带着另一只手套,他的那把柯尔特在火车上被击落了,只剩下肩上背着的M1928A1汤普森冲锋枪。他们几乎没有带食物,计划本就是当天返回,Steve出发前抓了两块巧克力,昨晚他们分食了一块,今天早上就着雪水吃了最后一块——但愿这点热量能支撑他们今天走出山谷。

好在运气不错,也许上帝而不是施密特最近正巧在意大利旅行,傍晚他们就回到了营地,Steve匆匆检查了Bucky的双手,冻伤很严重,尤其是左手,但他不得不将他丢给军医,Steve还要去和其它队友汇合,汇报任务,他们在营地前的空地上分手,Bucky露出了这两天第一个淡淡的笑容

尽管早已精疲力尽,Steve还是打起精神,冬天已经要过去了,不是吗?


然而并没有什么好消息传来,他们虽然成功带回了佐拉,但是Hydra另一趟满载军火的列车已经在掩护下离开,不容乐观的战事意味着他们还要在冰雪覆盖的欧洲再呆上好几个月,好在咆哮突击队没有人受伤,天亮以后他们将再次深入意大利腹地,去摧毁剩余的Hydra基地。

Steve卸下头盔,走出了将军的营帐,一路上使劲儿的揉了揉脸颊,这就是战场,炮火,死亡,没有什么好意外的,只是他不再是一个单独的人,不再仅仅是国家的战士,他分出一半的灵魂,又收到一半,这让他的心有些轻微的胀痛,是害怕还是期待,他分不清。

Bucky回到了营帐,顺手和Gabriel打了招呼,环视四周问道“Timothy呢?”,Gabriel头都没抬“被叫出去了,可能有什么事情吧。”顿了一下,“你们没事吧,怎么耽误了一天?”Bucky应了一声,胡乱的只说了他们从雪谷走回来的事情,走到自己的床铺前,摘了右手的手套放在了床头,他累极了,但是又不想躺下,身上全是泥土和灰尘,就算在战场上,Bucky还是习惯性的保持整洁,尽管会被战友们嘲笑是“布鲁克林公子哥儿”。他担了担身上的灰,刚在床边的地上坐下,就听见外面有人喊“Sergeant Barnes!”Gabriel抬头看了他一眼,Bucky跳起来,匆匆地走了出去。

Steve向Bucky的营帐走去,里面只有Gabriel一个人,“Gabriel,James呢?”Steve靠在门口问道,“队长,”Gabriel直起腰“他刚刚被人叫出去了,几分钟以前。”“哦。”Steve应了,瞟了一眼Bucky的床铺,整整齐齐,一点褶皱都没有,床头放了一只皮手套。

Steve退出来,向远处走了几步,打算等Bucky回来。他看到Timothy从将军的营帐里走出来,目不斜视,几分钟以后Bucky也出来了,Steve有些奇怪,赶在Bucky回去之前拦住了他,“怎么了,有什么事吗?”“没事。”Bucky抬头,眼神平静,他挑了挑眉“怎么……?”,Steve愣了神“哦对,”他说道“你搬来我这边住吧?”“啊?这不太好吧?”Bucky皱眉,“另一个小队今天中午撤离了,我那边空着”Steve说道,Bucky瞟了一眼远处“那,可是要怎么说?”Steve笑起来,轻轻地碰了碰他的手“就说,大家分开住的宽松一点啊。”被触碰的Bucky下意识的收手,Steve懊恼的想起他的手冻伤了,十指红肿,尤其是左手还覆盖着水疱,他不敢再碰,只好说“怎么不去处理一下?”Bucky揉了揉指关节,向前走着,不太在意“也不是什么大事,药品又不多。”Steve拗不过他,抬腿跨了一大步,抢在他前面“我去给你搬东西。”


晚上Steve还是拿来了冻伤的药膏,床头有一盏昏黄的台灯,Steve硬拉着Bucky在床边坐下,温热的手掌托着他微凉的指尖,小心的给他的手指上了药,金色的发旋正对着Bucky,全然的一丝不苟。最严重的左手中指和无名指,还被细细的缠上了浸了药膏绷带,Steve甚至在手指指根处用绷带轻轻打了小小的结,最后用剪刀咔嚓一声剪断,眼角含笑的目光猝不及防的闯进了Bucky发愣的视线里,“好了。”Steve眨了眨眼睛,海蓝色的眼眸认真又温和,却给人一种老酒馆令人迷醉的味道。

Bucky站起来,打算走向自己两步开外的床铺,转身之际,Steve忽然从侧面拥抱住他,在怀里还将Bucky转过来面向自己,温热的呼吸喷在他耳畔,Steve仿佛听见擂鼓一样的心跳声,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怀里那人的,背后忽然传来一声闷闷的“Steve……”接着就停下了,Steve顿了几秒,艰难的从自己嗓子里挤出一个词“Hey……”他也停下了

似是有万般言语在心中,却像盛夏雷雨之前的闷热,让人无法喘息。在战争面前,他们的故事说不出口,无论关心或是承诺,都显得太苍白,他们不再是朋友,战友,而是一种更密切的关系,无法言说的感情,介于亲人和爱人之间

就像是,一个灵魂的两个寄主。


入夜,Steve睡着了,Bucky能感觉到,尽管他们之间隔着几米,Bucky还背转着身子,可他太熟悉他的呼吸声,Steve睡眠总是很浅,只有那一年圣诞节,Steve发高烧,Bucky在床边陪他,他们没有壁炉,Bucky冰凉的手指贴在Steve滚烫的额头上,Steve很快就睡着了,一直到半夜,Bucky看床头的水已经冷透,打算起身倒杯热水,长时间维持一个姿势让他保持不了平衡,在黑暗中撞上了破旧的木制茶几发出“嘭”的一声,Bucky顾不上疼,连忙回身去看Steve,Steve面色平静,在月光下睡得安详。

大概是十几年的秘密终于放下了,如今,在离家万里的异国他乡,Steve睡了人生里第二甜的一觉。

Bucky轻轻起身,从兜里摸出了半包烟,没有打火机,他在桌上找到了火柴,叼着烟走到营帐门口坐下,火柴划出了一弯亮光又很快熄灭,Bucky深吸一口气,在烟雾朦胧中,月亮也模糊了起来。其实本来是两个人共同的秘密,可是今天,Bucky放下这个秘密的同时,又有了一个新的秘密,而他希望,能将这另一个,一直带进坟墓里去。

夜色中只有那隐隐的一点光亮,像故乡的萤火虫。


Steve醒来的时候离集合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他微微抬起头,Bucky眉眼平静,还在沉睡。Steve起床穿好制服,停在Bucky床边站了许久,久到装睡的Bucky几乎都要睁开眼睛了,他突然弯下腰,接着又犹豫了,他不敢吻额头,更不敢吻那温润的唇,在空中停顿了一秒之后,他吻上了他的发梢,Bucky觉得发丝弯折触碰到他的额头,有些痒,下一秒,那温热的呼吸就消失了。

依然躺在床上装睡的Bucky听见外面有装填枪支和收拾行李的声音,Steve把东西都拿到外面去整理了,Bucky只好在床上翻了个身,单人床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他听见Steve跑了进来,笑得像佛罗里达的阳光一样热烈。

“Bucky,”Steve的声音带着清晨的活力,“我们一个小时以后出发,我正在收拾行李。”Bucky一边应着一边起身,在房间里寻找他那一把汤普森冲锋枪,Steve上前一步“枪我也都拿出去了,你收拾好了直接过去就行。”说罢又匆匆转身,Bucky站在屋子中央看着他离去,觉得胸膛被沉重的压着,这种感觉他曾经很熟悉,那是他在街头巷尾看到每一群打架斗殴的少年里可能出现Steve的心情。


直到最后集合的时候Steve也没有看见Bucky,他正准备回去找,一个列兵跑过来“Captain Rogers,将军说巴恩斯中士要先参加另一个任务,你们不用等他了,他稍后会去目的地和你们汇合。”Steve有些疑惑“什么任务?咆哮突击队现在就要出发。”列兵说道“对不起,Captian,我不清楚,可能是秘密任务。”Steve只好答应了,回头对队员们说道“我们可以出发了。”

在爬上卡车之前,Steve掏了一下自己的外衣口袋,打火机呢?两边口袋都没有,Steve有些心慌,正要抬腿转身,忽然想起来什么,伸手进贴身的口袋,摸到了一块温热的金属,这才定了定神,爬上了卡车。

若是Steve回头去找,也许未来会完全改变。

此时Bucky还站在房间的中央,听着车队离开的声音,一直远去。Bucky拿起枕头下面的那只右手手套,拆掉手上的绷带,又环视四周,早上Steve带走了两个人的行李,他想着反正也没什么需要带的,便走了出去。

命运就此走上了一条,谁都无力改变的轨道。



三天后,Steve救下受了伤奄奄一息的Timothy,并代替他,驾驶飞机袭击Hydra总部,飞机坠入北冰洋,飞行记录仪也一并消失。

而Bucky正在去往苏联的路上,并未听闻这则消息,他将要去执行一项秘密卧底任务,时间地点仍然在保密。

没有人知道Rogers队长在驾驶飞机坠海的时候在想什么,也许多年以后知道真相的Bucky会明白,如果那时,他还能记得一切的话。



这是1945年3月,六个月后,二战胜利,庆祝的人群中,并没有两个布鲁克林青年的身影。



TBC

-----------------------------------------

Steve和Bucky都不会死。


写的有些匆忙,最近忙着复习,可是实在很喜欢这个脑洞,以后会修(或者扩写?

应该至少还有一章,大概叫Before Spring,但是如果我说我后面想了一堆脑洞各种hebe的结局还没想好写哪个会有人打我么?不会,大概没人看-_-




评论(8)
热度(23)

© Gargantu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