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the Memory记忆之外02【盾冬,电影原著向


在一切黑暗消散,光明和幸福近在眼前,触手可及的时候,steve失去了一切,除了bucky,bucky得到了一切,除了steve…… 

01

-------------------------------------------------------------------------------------

黑色的直升机在惨白的天空下格外醒目,螺旋桨掀起地面上的积雪,一片迷茫,bucky依然坐在那,抱着steve,感到大脑晕眩,视线模糊。

直升机还没有停稳,上面就跳下来一个黑色的身影,直奔bucky而来,bucky没有抬头,只是听着那一片沙沙的脚步声,判断着是怎样的战术小队包围了他们。

“Barnes”

bucky抬头,是natasha,穿着黑色作战服,他记得,自从天空母舰一战后,他已经能想起许多事情了,记忆于他已经不再是手指间的流沙,而是沙子逐渐堆筑成的坚固的城堡。

“Natasha Romanoff”

natasha简单的介绍了自己,面露平静,仿佛早已知道队长受伤的事情。

bucky没动。

“我们要带走steve”natasha说着目光十分刻意的停留在bucky身上,“我们之前就和队长说过让他不要来……”,bucky明白言下之意不过就是“那都是因为你”

“当然……”bucky干涩的舔了舔嘴唇,只是他也不知道自己回答的是natasha的哪句话。bucky再次低下头,盯着steve眉骨下那片深邃,轻轻的松开他扶着steve的右手,只是保持着steve的头枕在他的腿上的姿势。natasha挥了一下手,几名特工和医生迅速上前,将队长扶上担架。在腿上的重量忽然卸去的那一刻,bucky觉得整个西伯利亚的风雪瞬间穿透了自己。

bucky用一只手做支撑,艰难的从雪地上站起来,由于失去沉重的钢铁手臂还很难保持平衡,他向前踉跄了一下,一把黑色的折刀从腿侧的口袋掉落,周围瞬间响起了一片枪械碰撞的声音。bucky伸开双手示意“只是我的刀”,natasha抢先一步,“我可以帮你收着……我想,你也要和我们走”

bucky看了看远处已经被抬上直升机的steve,点了一下头。

“你身上还有别的武器吗?请把它给我”natasha说道

bucky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黑色匕首和一把小型手枪,natasha仔细的收起来,四名特工上前带着bucky走向另一架直升机。bucky停下来回头对natasha说“我想和st……rogers上一架飞机”

“很抱歉……我想不行,为了cap的安全”natasha再次示意bucky走上飞机。bucky很想辩解他就是为了steve的安全,才要和他在一起,看着他的后背,可是也许现在,人们觉得他才是cap最大的威胁吧,而且,他甚至连自己都保护不了。

bucky和natasha上了另一架直升机,natasha立刻打开了她的通讯器,“我们接到cap了,还不知道伤势,医生在检查……tony还好么……让他呆在斯塔克大厦里……哦我们还带着win……barnes……”natasha匆匆扫了一眼bucky,“现在没事……马上就回去……”

“医生,rogers还好吗,伤在哪里……”bucky收回看向窗外的视线,仔细的听着,然而是一阵令人心惊肉跳的沉默……

只听natasha简洁的说道“医院”

这之后natasha说了什么,做了什么,bucky都不知道。在这个风雪的下午,bucky忽然觉得像多年前一样,他和steve失散了,只是这次是steve掉了下去,而他,连跟着跳下去的机会都没有。

忽然有人碰了bucky的手臂,直升机已经降落在医院的楼顶,bucky连忙抬头,steve显然已经先被送走了,那一架直升机正准备起飞,而natasha站在窗外,bucky坚持着自己走下去

“我很抱歉……”natasha轻声说到,bucky困惑的眼神在natasha身上聚焦,natasha身边的特工手里拿着一副手铐,准确的说是一副为冬兵特制的限制战斗力的装置,将手臂和大腿相扣在一起,不仅限制了手和腿的活动,更限制了他仅剩的一点平衡能力。但bucky还是伸出了手,出乎意料的平静,平静的甚至有些严肃,此时的bucky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我要冷静下来,我不能出任何事,等到steve的伤好了,我们就可以离开了,有阳光,还有布鲁克林的林荫道,还有什么对他似乎有些模糊,不过那不重要,steve会告诉他,然后他永远都不会忘掉。

其实手铐也没什么,他在九头蛇早就习惯了,神盾局和九头蛇对他来说没什么区别,一个追杀他,一个利用他,不过bucky似乎知道神盾局对于steve意味着什么,他是美国队长,肩负着人民的安全,而bucky,不过就是人们眼里那个威胁安全的坏蛋,一个应该被队长抓起来而不是用生命守护的人。这该死的美国队长计划!

而natasha几乎都要怀疑眼前这是不是真的James Barnes了,那个在维也纳被唤醒的冬兵,不顾一切,和复联成员大开杀戒,那个天空母舰上的冬兵,将他的挚友,放下武器的美国队长,从高空打落。现在的他太配合,太冷静,冷静的仿佛回到了winter soldier执行任务的时候,在心中谋划好了一切,只等着那致命的一击。

然而现在的natasha无暇顾及,她必须要去查看队长的情况,而bucky显然也无心顾及眼前的待遇。

“我什么时候可以去看rogers”bucky问道

“我们要先带你去检查一下伤势”natasha巧妙的避开了这个问题,“还有……手臂……”

bucky跟着走进医院,整个走廊都由神盾局特工控制,哪里都没有steve的身影。诊室里面几乎所有的无用的东西都被搬走了,其余的器械撒上了一层惨白的光,几名特工站在拐角。

其实bucky的伤不重,如果忽略断掉的手臂的话,这并不是一个医生单独能医治的。擦伤,撞伤,少量烧伤,关节错位,但都没有伤到骨头和内脏,只是看起来头发和脸上遍布血污,作战服破损,金属断臂触目惊心。

医生简单处理了一下,将关节复位,伤口消毒,示意natasha和他一起出去。bucky只是坐在那里,一言不发,脸上坚毅又平静,好像只是在忍着伤口的痛感,又好像是早已超脱肉体的疼痛,在思考更深的问题。

“他的伤不重,今天处理一下,明天可以出院”医生顿了顿“但是手臂需要尽快处理,从断面来看,使用年限很久了,现在已经没有这种技术了,虽然和金属连接的地方肌肉已经坏死,但是如果不及时处理,以后还是会出现和机体无法融合的问题。”

“好的”natasha匆匆说到“请您在这一层给他安排一个单人病房,我的人带他去,任何人都不可以探视,明早我来带他走。”

而steve的情况很糟糕,或者说糟透了。几个医生围在steve身边,虽然脸上的血迹被擦拭干净,衣服也换了,躺在那里除了脸色苍白些,和正常人别无二样,但是他的身上连满了各种管子,而管子所连的各种机器上的数据正艰难的跳动着。

natasha冲了进来,“哦,抱歉……rogers怎么样?”

主治医生抬起头“他身上最严重的是爆炸对内脏和大脑的损伤,内脏出血在控制范围以内,大脑的情况现在还难以评估。”

“那什么时候手术?我需要尽快得到诊断书”

“一个小时以后,现在对伤口处理一下就推到手术室”

凌晨一点。

natasha站在steve的手术室外第一次感到筋疲力尽,不是身体上的,而是精神的疲惫。今天的行动之前,fury局长就和她单独谈过神盾局的现状,现在无论是行动能力还是公众形象都受到了极大的质疑,如果不能尽快处理好之前丢下的烂摊子,那么索科威亚协议将被废除,不单单要限制超级英雄的行为,取而代之的是更加严苛的管理和限制条例,甚至是政府的全权监管。这是自从上个世纪神盾局创建以来,从未发生过的事,显然也违背了神盾局独立自主维护世界和平的初衷。现在队长为了多年的挚友和政府反目,钢铁侠虽然签署了索科维亚协议,接受了政府的监管,但是因此站在了队长的对立面,导致神盾局就此分裂,公众的信任度大大降低。本来作为国民英雄的队长更是让人民怀疑超级英雄是否有滥用超能力的行为。神盾局面临内忧外患,重组迫在眉睫。

natasha很想找个人倾诉,但是钢铁侠和战争机器受伤,黑豹已经回到了坎瓦达,红女巫还未成年,幻视……算了,只剩下clint,natasha知道这时候不应该拉人站队,可是,眼前的问题已经不是如何打败敌人的简单问题了。

natasha还是拨通了clint的电话。

bucky从麻醉药中渐渐清醒。之前医生给他清理断臂时提出麻醉,bucky本是拒绝的,在九头蛇他经历了几乎所有的疼痛,早已习以为常,如果说所有人忍受痛苦的时候都有一个理由,那么对bucky来说则完全是本能。但是natasha还是坚持要打麻药。

在睁开眼睛之前,bucky感受到刺目的白光笼罩,仿佛有一瞬间的恍惚,bucky觉得他似乎回到了1944年的冬天,他掉落冰谷的那一刻,四周都是惨白的雪,他就一直下落,下落,什么都抓不住,现在虽然背后有坚硬的床板,bucky还是觉得他在往下掉,甚至比七十年前还要惊慌,因为这次,他连steve也失去了。

他不能失去steve,虽然说不上为什么,曾经的许多细节也十分模糊,但是仅仅从steve的眼神他就知道,steve是他生命的一切起因和结局。

“……你不在tony身边吧……队长的情况似乎不太好,手术很久了,而且我们还有barnes要担心……神盾局……索科维亚协议可能要废除,改为全部交由政府监管……是的,尼日利亚的行动……还有西伯利亚,很可能也会被公开,这些不再由神盾说了算……我不知道……我们需要队长醒过来……”

“barnes!”

natasha跳起来撞到手术室外面的长椅,深夜里椅子的橡胶垫在瓷砖上摩擦发出刺耳的声响,bucky就站在她身后不远。

“等下再说……你是怎么跑出来的!”natasha压低声音怒道

“只有三个特工”看到natasha凌厉的眼神,bucky补充道“我不会再伤害任何无辜的人,steve在这,我只是想来看他。”

natasha略微松了一口气,但她隐约感觉到,barnes三句话不离steve,眼下cap在手术室没有出来,具体情况决不能和barnes说,问题似乎麻烦了不止一倍。

“cap他,还在手术,爆炸受到的损伤”natasha说的很模糊

多年的特工生涯让bucky不会不发现natasha的掩饰“伤到哪里?损伤有多严重?”

“还在等结果”这句话natasha没有说谎,但是她隐瞒了从医生的话中的推测。

“你先回去,有消息我会告诉你”

bucky沉默转身,natasha赶紧示意走廊尽头的特工跟上。

natasha回到手术室门前,这时医生出来了,脱掉橡胶手套的声音划破了早已凝结成固体的空气,“损伤程度很严重,但开颅手术基本修复了已知的受损,前额叶和海马体都受到影响,恢复程度暂时无法估计。”

“会有什么影响?”natasha的声音很紧张

“失忆,但是能否恢复还需要评估。”

natasha看着steve从手术室推出来,额头缠绕着绷带,大大小小的瓶子连着他的手背,脸色苍白,脸颊凹陷。

“什么?!那岂不是九头蛇洗脑的效果?!”clint的声音在电话那头炸开

“有可能……”

接着是一阵沉默。

如果抵制政府的监管,就需要民心,就算队长之前公开声明拒绝政府的指挥,但是积攒了半个多世纪的声望和人民的拥护以及他为旧时战友兼挚友所做的一切,还是有可能改变大局,前提是他醒过来。

“队长什么时候能醒?”

“目前不清楚,但是我会一直在这里守着……你留在斯塔克大厦,别让tony出什么乱子,现在不能有任何差错。”

凌晨五点。队长的病房。

natasha站在队长床前,队长始终没什么变化,自从送到医院来擦掉脸上的血污以后一直就是这么苍白枯槁。平日里他们开玩笑的金发甜心,现在却如此沉默,不知道此时是不是冥冥之中已经知道了一切,这一次,队长无论如何都需要,并且一定要,肩负着大局。

离开队长的病房,natasha上楼,思忖着如何告诉冬兵。

从走廊的窗户看去,虽然天幕还是深蓝色的,太阳也还藏在地平线远端,可是纽约已经开始了新一天的繁忙,路灯亮了,广告牌亮了,车灯亮了,整个城市在散发着莹莹的光,如果从遥远的太空看,一定就像一个吞噬一切的巨大光斑,耀眼却没有温度,只是生活在其中的人不自知。对于natasha来说,今天仅仅是意味着前一天的续集,也许很久以后都会是这样。 

基督山伯爵说过,人类最大的智慧就是等待和希望。

natasha推开冬兵的房门,里面空无一人……


TBC

-------------------------------------------------------------------------------------

这阵子超级忙,课多到爆炸……

我发现了,我的文字数完全飘忽不定,其实应该再分一下的,然而嫌麻烦,反正每章都是和剧情走的,不分也许连贯一点点吧,大家凑合一下……😂

另外好像写的假装一本正经很严肃的样子,其实我觉得盾冬不是娱乐,我想写他们真正的自己,不到最后两人真的明白其实谁也不会做出什么表示的,心疼一秒,好想给他们下迷药然后你们把他们扛到床上就好,我就静静看着

大盾这章掉线了,下章就会上线,然而上线形式未知😂



评论
热度(15)
  1. 存文小仓库Gargantua 转载了此文字

© Gargantu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