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the Memory记忆之外03【盾冬,电影原著向

在一切黑暗消散,光明和幸福近在眼前,触手可及的时候,steve失去了一切,除了bucky,bucky得到了一切,除了steve……

01  02
-----------------------------------------------------------------------------
natasha惊得倒退一步,迅速从腰间拔出了手枪,空荡的房间确实空无一人。

 

natasha仔细的辨别着房间里的气息,连那人曾经存在过这里的迹象似乎都在慢慢消散。这一瞬间natasha仿佛觉得barnes变回了冬兵,变回了那个侦察和反侦察能力极强的潜伏特工,一瞬间就可以隐匿踪迹。

 

忽然natasha注意到了什么,轻轻的叹了口气,收起了枪,走向病床。在离病床还有一步距离的时候停下脚步,微微倾身,仿佛在打量病床上并不存在的人,然后突然伸手掀开了床单。没有动静。natasha微微顿了一秒,蹲下身子。

 

barnes手握一把小型金属折刀,侧躺在病床下面,金属刀刃反射的一点点冷光映在barnes的眼眸里,现在那双眸子是液氧的蓝色,越来越蓝,越来越冷。

 

“是担心有人追杀吗?”natasha一语道破,这样的生活,他们自然是有共同语言的。

 

“九头蛇不会放过我的,我信不过你们,现在我受伤了,这样不过是为了占得先机”

 

“可是你看到有人拿枪进来,却并没有攻击我”

 

“我记得你的作战服”

 

这一瞬间,natasha觉得自己坚强封闭的心忽然变得柔软,曾经潜伏和逃亡的日子,她何尝不是和冬兵一样,戒备和防范着一切,无论是受伤,寒冷,还是黑暗,她都从未依赖过别人,曾经的生活,她从未觉得艰苦,她是一个战士,战士不会觉得苦,也不会抱怨任务,她只需要去完成任务,一切磨难,都只是身外之物。比起过去,她已经过了太久不那么危险的生活了,现在从别人口中听到似曾相识的旧时光,她都觉得心中一颤。

 

natasha并没有告诉bucky她是如何发现他的,bucky也只当做是natasha身为前克格勃杀手的本能,其实natasha一进来确实没有想到bucky会不见,但是一瞬间的走神后马上就发现了端倪,床尾处的白色床单卷起了一个小小的角度,这是一个致命的错误,如果进来的不是natasha……

 

想必离开了那种刀尖舔血的生活,身边又有着多年的老友,前九头蛇最优秀的杀手,也会慢慢懈怠,natasha不想说出来,如果她以前也只是把他当做任务,现在,谈不上同情,却也无法冷漠。

 

“james,也许我们可以换个地方谈……”

 

bucky咔哒一声收起折刀,恢复了面无表情的状态轻巧的从床下站起来,natasha挑了挑眉看着那把精巧的折刀,bucky倒也坦然“你又没有搜身,我留点自卫的东西而已”

 

确实,natasha没有搜身,但是她应该要搜身的,barnes依然是神盾局的通缉对象,natasha没忘,她没有强制搜身,只是要求barnes交出武器。十几个小时前,她在西伯利亚平原,深深的震惊于steve和barnes,两个超级战士,互相望向彼此的眼神,是那般稚气和依恋,完全褪去在战场上的冷静和坚韧,眼中的世界只有对方,童年时的玩伴,少年时的兄弟,战场上的战友,同时又流露出对彼此坚定和守护,一个人的眼神竟然可以同时这般丰富,又那么纯粹,也许上帝确实不公平,给了他俩更多的时间,可是有些人,一辈子,或许都找不到像他们这样的深情。

 

可是natasha心中难免对barnes有着芥蒂,他们交过手,队长所做的和遭受的一切也都是因为对挚友的执念,尽管不愿承认,但是如果忽略barnes的断臂,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冷血杀手,确实站回了队长身边,又变成他的好兄弟好战友,他的bucky,那个笑容明亮的美国好青年,他们没有经历战争,没有忍受分别,只是从七十年前的布鲁克林忽然穿越而来,在繁忙拥挤的纽约彼此走散了而已。

 

natasha看着barnes将刀收回口袋,说道“神盾局在你被提起诉讼之前会保证你的安全的”“神盾?哈?你们现在自己都焦头烂额了吧”natasha回头瞪视着barnes“我是说,在手术室那里,我听见你打电话了”

 

natasha一惊,手术室外的电话,对,她给clint打了电话,当时情况混乱,她完全没有考虑到barnes可能听见了她的谈话内容,natasha迅速开始回忆她和clint打电话的内容,还好她先说了队长的情况再说神盾的,bucky可能并没有听到。再看看barnes脸上的表情并无异样,natasha稍微松了一口气,经过这么一番波折,natasha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向barnes开口队长的事情。

 

六点三十四分。

 

natasha处理好了barnes在医院的一切事项。bucky随着natasha往病房外面走,走到门口时,微微一顿,回头看向病房,目光落在床尾,那里的床单翻卷起来了。

 

“抱歉,我能去看rogers吗?”

 

natasha回头,该来的还是来了,你可以不说队长的状况,但是没有理由不给barnes去看。

 

natasha耸了耸肩,向另一层队长的病房走去。

 

natasha听得见,身后barnes的呼吸略微加重了,是那种无法控制自己的下意识的快速呼吸。超级战士也会紧张吗。

 

推开门,natasha让barnes进去,身体交错的一刹那,natasha低声说道“几分钟,我们还要回神盾局。”那人仿佛没听见。

 

病房的门轻声带上了。

 

steve很好,或者说看起来很好,就算是bucky恍恍惚惚走近了低下头去看,除了面色苍白,金色的头发支棱着,真的看不出任何异样。不过面色苍白的事真的不能怪他,谁让bucky认识他的时候他就总是一副苍白瘦弱,摇摇晃晃的样子呢,现在倒真是符合了bucky记忆中曾经的样子,只是现在这么结实壮观的身躯,怎么都不像是应该在病床上忍受伤痛的样子。

 

bucky找了张椅子,坐在了steve的病床旁边。一切都很安静,除了有节奏的发出声响的各种仪器,这声音听起来,真像是秒针的声音,将时间的洪流,拨回了过去。

 

“steve……”

 

TBC

-----------------------------------------------------------------------------

 抱歉消失了很久,今天更的不多,周末早早复习完想着踩着十月的尾巴今天一定要更新了,这篇文即将进入缓更状态,个人原因单独写在→说明←里了,再忙也尽量不弃坑。感谢支持。

 我就说大盾这章要上线,哈哈……(还要脸吗

 是不是要进入回忆杀了呢╮(╯_╰)╭ 



评论
热度(12)
  1. 存文小仓库Gargantua 转载了此文字

© Gargantu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