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I don't wanna get up吧唧的赖床日常(一发完)


-----------------------------------------------------------------------------
I come up hard, baby
But now I'm cool
I didn't make it, sugar
Playin' by the rules
I come up hard, baby
But now I'm fine
I'm checkin' trouble, sugar
Movin' down the line
I come up hard, baby
But that's okay, cause
Trouble man
Don't get in the way

清晨七点半。纽约。

手机闹铃曲trouble man在床头柜上坚持不懈的响着,伴随着嗡嗡的震动声,床上相拥的两人却毫无动静。要是在七十年前,此时两人应该早就从揉皱的床单被子中挣脱出来,分清卷成一团的各自的衣服,穿戴妥当冲出营帐。就算再往前推五年,战争还没有打响,布鲁克林的小阁楼里,两人也应该睁开双眼在床上笑着打闹成一团了。

三分钟过去了,trouble man开始了第二遍循环,steve才慢慢的睁开双眼,阳光从没有拉紧的深色隔光床帘缝隙透进来,明亮的白色刺得他睁不开眼,steve迷迷糊糊的侧身去够放在床头的手机,摸索中似乎碰翻了什么东西,steve顾不上这些,在床头柜上胡乱的摸索着,可是闹钟的铃声仍然没有停下来,他放弃了,回过身重新搂回bucky的身子,bucky也无意识的往他的怀里挤了挤。

 
迷人的爵士乐开始了第三遍,steve挪动了一下身子,bucky枕在他的胳膊上还在熟睡,满脸婴儿般的放松与平静,眼眸紧紧地闭着,长长的睫毛在眼睑下方投下一片阴影。steve记得bucky刚刚恢复搬到这里的时候,总是睡眠很浅,就算steve每天晚上搂着他入睡,第二天早上在闹钟响起之前就醒来,他还是会看到bucky早早醒来,坐在床上,偶尔盯着他,更多的时候目光放空,一脸疲惫,steve的心隐隐的抽痛。现在bucky总是睡得很安稳,安稳到无论是早安吻(bucky会迷迷糊糊的回吻他),掀被子(冬日战士不怕冷),挠痒(……),香喷喷的早餐(bucky知道steve还会给他再加热一遍),steve似乎已经没有什么能让bucky乖乖起床的东西了,除非steve重新躺回床上,搂住bucky赤裸的身子,他才会调皮的睁开眼睛,这双眼睛透着澄澈的蓝绿色,带着些许狡黠,却清明的毫无睡意,这下两个人更起不了床了。

可是今天steve也不想起床,没有人能晚上十点爬上床,凌晨三点才累得沉沉睡去,第二天早上还能按时起床的。trouble man开始了第四遍循环,steve终于决定当两个人中更理智的那一个,今天两人要回神盾局开会,还是不要迟到比较好,他不希望他的同事们总是用一种戏谑的眼光追寻着他和bucky。当然了就算他们准时到,复联的同事们还是不会放过他俩。steve在身上蓄力准备起床,却感受到腰腹上一阵紧压,bucky的右胳膊搭在他的腰上,对于神志不清,还在艰难抵抗床铺的温暖和buck身上气息的吸引力的steve来说,这条手臂仿佛有千斤重,把他紧紧的压在床上。


当steve终于起身,拉开了窗帘,明媚的阳光跳跃着洒满卧室,一个美好的纽约的清晨,或者说已经是上午了。steve快速的洗漱完毕,回到卧室叫bucky起床。似乎在steve起床以后,bucky就把自己整个人都埋进了被子里,只露出散乱的棕色的头发,在被子下面蜷缩成一团。steve轻轻掀开被子,一边吻着bucky的唇角,一边缓缓揉着那柔软的棕发。bucky没有睁眼,嘴里还嘟囔着“I don't wanna get up……”steve带着笑意说道“I know……”然后把手臂伸到bucky的后背,轻轻地把他的身子带起来。bucky也伸手搂住steve的脖子,手上却突然收紧,steve猝不及防摔在bucky的身上,bucky得意的吻住steve因为吃惊而微张的嘴唇,带着一股慵懒的气息,steve感到心脏泵出的血液分成两股,一股直冲脑门,一股汇集在下腹,其余的部位都因为缺血而动弹不得,某个部位正急速的充血鼓起,贴在bucky的大腿上,就算隔着布料,bucky似乎都被烫到了,挪了一下身子,朝steve眨了眨眼,steve觉得再次被撩拨起来,bucky的眼神几乎无法拒绝
 

steve毫无威慑力的说着“no,bucky,stop……”bucky没有理会,松开一只手去床头柜上摸索,几秒钟后微微皱起眉头,steve顺着目光看去,床头柜上他们昨晚用的剩下一半的润滑油现在只剩下一个翻倒的瓶子,和残留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蓝色润滑油,steve想起来大概是他早上关闹钟的时候不小心碰翻的,bucky微微有些失望,但还是凑近steve的耳朵小声说“其实也不一定需要……”steve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觉得自己四倍的忍耐力真的快要濒临崩溃,有些坚决的轻轻推着bucky的右肩说“我们真的要起床了”,然后从bucky身上爬下来,bucky叹了口气赤裸着起床,穿上内裤,光着脚走去洗漱,steve一边翻身坐起,一边祈祷着自己的某个肿块能快点消肿。
 

 
steve把早餐端上桌的时候已经八点十分了,楼下的街道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拥堵,bucky顶着一头依旧乱糟糟的头发,穿着一件旧的红蓝白三色格子衫和牛仔裤坐在桌边,眼睛盯着steve手里的热牛奶,烤面包和培根煎蛋,单纯的像个孩子。steve知道就算七十年过去了,他和bucky走散又重逢,记忆丢失又找回,身份变了又变,无论世人怎么看,某些刻骨铭心的情感永远不会变,比恋人更重,比亲人更深。
 

bucky咕嘟咕嘟一口气喝完了牛奶,望着窗外明亮的阳光突然开始发呆,steve笑着催促道“快吃吧,今天还要去神盾局”bucky就像没听见,自顾自地说下去“那天天气也是这么好……”steve眨了眨眼睛,哪天?bucky接着说道“太阳很明媚,风很温暖,我们站在那……”steve暗自忖度,难道是bucky上战场的前一天?那确实是他们最沉重而美好的回忆了,“可是我却把你揍了一顿,你掉在水里……”steve一惊,bucky说的是在天空母舰上的那一天,他丢下盾牌,被bucky揍得掉到水里,在医院躺了三天,steve笑笑说道“可是你也把我捞起来了啊,忘了那些吧,bucky”“我不可能忘记,steve,那些都是我做的”“可是并不是你的错,你只是被控制了,你不是那样的人”bucky认真的盯着steve的眼睛说道“我不能因为这个就假装自己失忆,假装自己一直是二战英雄来推卸责任,我参军上战场只有一年多,可是后来我却花了几十倍的时间做那些事情”steve沉默了,bucky顿了顿说道“你后悔吗,steve?”“后悔什么?”“一切”“怎么会?你回到我身边就是一切,就算我什么都没有了,我还有你啊”bucky表情轻松了一点“可是我还是从你身边消失了七十年”steve笑道“我不也是吗,顺便说一下,我还是比你早醒来几个月,算你欠我的”下一秒,steve觉得bucky突然绽开的笑容美好的就像是旧日布鲁克林的阳光,街边拐角售卖的橙汁,妈妈做的苹果派,或者仅仅就只是bucky的笑容,他记忆里所有的美好的事物。

steve和bucky总算是勉强赶到了神盾局,勉强赶到是指在大家等的不耐烦要开始放箭、开枪、控制物体或者直接冲破玻璃飞出大厦之前冲了进去。sam立刻抱怨道“Hey,队长和中士,你们能不能保持一段时间军人守时的好习惯?你们两人身上共同的,不想上班的悠闲气息已经严重的影响了我们这种单身人士的工作热情!”
 

“嗨,请注意人称”natasha接过clint递过来的咖啡“你应该使用‘我’而不是‘我们’”
 

sam一脸幽怨的环视四周,越过natasha和clint,目光落在了远处一个人盘腿坐在沙发上的wanda,嘴角缓缓上扬,就在这时vision毫无征兆的穿墙而过,手里还拿着一盒披萨,wanda抬起头,没有丝毫责怪的说“oh,vision,我不能再吃那么多披萨了”
 

于是sam的表情停留在那种哭笑不得的尴尬位置,steve愉快的走过去,拍了拍sam的肩,顺便帮bucky拉出来一把椅子。sam这回真的忍不住了,近乎绝望的说“tony呢,他总不是去约会了吧”natasha喝了一口咖啡说到“tony和博士去T'Challa那里测试新武器了”sam换上彻底绝望的表情“你们一定是故意的……”然后一个人走到一边,从长长的会议桌边抽出一把椅子坐下,冷冷的说“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开始开会?……”
 

中午大家一起愉快的吃了一顿久违的集体午餐,鉴于餐桌上六个人都觉得很愉快,多出的那一个人的感受似乎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下午steve骑着哈雷摩托带bucky一起回家,到了楼下bucky若有所思的说“steve,你早上弄翻了唯一一瓶润滑油……”此时steve脸上的表情已经说不清是无奈还是尴尬了“我不想让店员觉得我们一天就用完了整瓶润滑油……”bucky大笑“当然,那不是你的错,不是么?”于是bucky坐在摩托车后座上吹着口哨,看着steve一脸尴尬的从店里走出来,bucky的视线落到steve手上袋子里的七个瓶子,挑了挑眉毛“喔,看来一周的量都有了”

 

 

晚上吃完晚饭,bucky本以为像往常一样看电影或者看书,结果steve拽起他的手就往卧室走,bucky说“真的一天就要用完一瓶么”

 

steve攥紧他的手加快步伐,似乎有点咬牙切齿的说“明天要早起!”

 

第二天早上,闹钟准时响起。而且已经响到第五遍了。

 

床头柜上立着一个已经空了的润滑油瓶子。

 

“I don't wanna get up……stevie”

“I know……but today we have to go……”

“Where are we going?”

“……Dream” 

 

 

END

-----------------------------------------------------------------------------

*开头的闹钟铃声是Marvin Gaye的Trouble man,就是队二里面sam推荐队长去听的,也是队长最后在病房醒来的时候正在放的歌,呃,我这个解释好像有点多余

*最后的对话调转了两人在电影里的对话顺序,steve回答了dream,既有梦想的意思也有做梦的意思,就是有点双关的含义啦……我是不是又多余了……

评论(4)
热度(72)
  1. 学物史地不如粉盾冬Gargantua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不来一发么

© Gargantu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