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The Memory记忆之外05【盾冬,电影原著向


在一切黑暗消散,光明和幸福近在眼前,触手可及的时候,steve失去了一切,除了bucky,bucky得到了一切,除了steve……


01  02  03  04

-----------------------------------------------------------------------------

Natasha已经两天半没合眼了,此刻她才真正感受到疲惫。她给Fury回了一句OK,将手机放回兜里。

 

“Hey,Steve,你想说说James吗?”红发女子顶着不太明显的黑眼圈,坐在病床边小心的柔声问到

 

“真的吗?”Steve略带苍白的脸上浮起细碎的光芒,不管怎么说,血清的四倍力量还是让他恢复的更快了一些“我以为你们都不太喜欢他。”

 

“如果你想说的话。”Natasha轻声说

 

“我和James从小一起生活在布鲁克林,那时候我瘦小的很,父母去世以后,他一直照顾着我,姑娘们也都很喜欢他,后来他随107团去了前线,然后,你知道……”Steve咧开嘴胡乱的向着自己比划了一下,“我变成了美国队长,我们一起上战场……”Steve的声音渐渐变小“那是我最快乐的时候,尽管当时的生活真的很艰难,不过我现在觉得一样快乐,我不知道他恢复了多少,但是我知道他在这,当我什么都没有的时候,我还有James,现在没什么好抱怨的。”

 

Natasha点点头,发现了时间线的跳跃,小心翼翼的开口“那上了战场以后呢?James的身手真的很好,我们交过手,他一定受过很好的训练”Steve笑了笑“我在战场上救过他一次呢,当然了,我基本已经学会了在他面前忘了这件事,好让他觉得即使在战场上也是他在照看着我”Steve笑得很开心,但是很快平静下来“后来在他执行任务的时候掉下火车,被救起以后受制于人,我……我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我想,他不愿对我说,这些不重要。”

 

不重要?队长,这些最重要!你可能忘记的那些,冬兵可能记不起来的那些,这段可怕的记忆空白,就像一个冰天雪地的冬日山谷,可能吞噬掉任何鲜活的生命,曾经的Barnes,现在的Rogers。

 

“他还活着,他还在这里,不是么?”Steve微笑着“他在神盾还好么?”

 

“我这两天都在医院,还没和Clint他们联系过。”Natasha小心的回答道。

 

撒谎。

 

“放心吧,神盾现在还不能拿他怎么样。”

 

撒谎。

 

“好。”Steve向后靠在靠枕上。

 

如果不能解决掉眼前的一切麻烦,Natasha觉得自己真的快要精神崩溃了,谁能想到当年双面间谍的功夫,如今还能用得上。

 

这些结束以后,Natasha心想,我需要一个长长的假期,最好长到令人厌烦为止

 

Natasha走向医院楼顶的停机坪,直升机的螺旋桨在空气中呼啸,Steve最近基本稳定了,稳定在好像随时都能拿出一段记忆从医院的窗户扔出去的状态,但眼下更要紧的是九天之后的安全评估会议。

 

Natasha觉得自己应该收回关于假期的看法,如果这一切还能结束的话。

 

 

“难道让我把他的机械手用胶带捆在身体两侧?!”

 

“反正我是看不出来他俩哪里像了,身心两个方面都算。”

 

“发色,脸型都不一样,就算是体型都一样壮的吓人……”

 

“但是至少我们不用准备增高鞋垫吧!”Natasha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用一句残忍的总结堵住了Tony的嘴,以及在一旁七嘴八舌的Clint和Sam,Wanda依然坐在沙发远端,Vision在陪着她。

 

安全评估会议需要队长的参加,但是以眼下队长的状态,真的不一定能保证他七十多年来出任务几乎零失误的效率,几乎二字代表的那唯一一次失误,指的就是那趟足以让队长后悔了半个多世纪的火车。

 

Natasha提出也许以现在Barnes大脑的清醒程度以及恢复程度,比他们中的每个人都更适合代替队长出席会议。结果刚刚提出来就遭到了大家的一致反对。

 

“代替说白了不还是假冒,难度太高。”Clint不以为然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投队长。”Sam继续接茬

 

“不管怎么说,我反对”Tony不依不饶,“要不叫上阿斯加德的大个子?如果他不是天天把弟弟挂在腰带上的话。”

 

Natasha提前结束了今天的讨论。

 

还有八天。

 

 

“Hi,Nat,我觉得自己恢复的还不错,我可以出院了吧,明天我想去看看James。”第二天中午Natasha收到了队长的短信。

 

“那些护士们可不都是听你的,是叫Anna吧,那个黑色头发的姑娘,她挺不错的。”

 

“Nat,come on!!!”

 

“好吧,Sam会去接你。”Natasha努力的推开凑过来的Clint和Sam,朝着Sam扔了一个你知道你该做什么的眼神

 

“哇哦,James?!现在不流行喊昵称了?我记得队长以前管他的小伙伴叫什么来着……Buck……Bucky?”Clint说道

 

“是Bucky”Sam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明天就能见到‘失忆后的’队长了,我希望他不要忘了叫Barnes赔我的翅膀。”

 

 

深夜。斯塔克大厦隔离区。

 

Bucky背身站在小小的单人间里,朝着走廊的一面是玻璃,并且加上了防护栏杆。

 

“Barnes”Natasha开口“明天Steve会来,他刚刚恢复,你……”

 

他可能失忆了,你……

 

“我不会让他担心。”Barnes简短的回答道,语气里包含着到此为止的意味。

 

Barnes没有询问Steve的情况,Natasha知道,他不会相信别人的话,既然Steve能来,那么明天就知道了,他只相信自己的判断,或许还有Steve的。

 

Natasha有些后悔提出让冬兵伪装参加会议的提议。

 

就在转身之际,Barnes开口了“在敖德萨*,我还记得。”Natasha转身的动作一停,随后继续走了出去

 

开门的时候,Bucky听到了Natasha的回答“Конечно”**

 

 

还有七天。

 

Steve在斯塔克大厦的某个会议室见到了一身黑衣的James。

 

“James……Jamie?你还好吧?”

 

Barnes转过来的那张素来面无表情的脸上,混合着陌生和震惊,以及明白过来后放大的瞳孔。

 

Natasha推开门走了出去,Sam立刻凑了上来“队长还好吧?确定Barnes不会打他?”Clint也从一旁的椅子上站起来

 

Natasha摇了摇头“我觉得我今后真的无法面对他俩了,如果说以队长的性格哪天把我感动了还真有可能,可是今天看到Barnes的表情我就知道队长的事想瞒住他几乎不可能,他们太了解彼此了”

 

他们之间不是仅仅靠熟悉链接在一起的,而是在时间冲刷下的陪伴和在乎生出的直觉,这种感情似乎是友情亲情和爱情的混合,独属于他们的感情,他们陪伴却不依赖,依赖却不附属,明明是两个独立的灵魂,却好像在一起才算完整。

 

“这,这就看出来啦?他能看出队长失忆了多少么?最好是精确到小数点后五位,你知道Banner博士测试起来麻烦多。”

 

“现在最重要的是Barnes到底会就此翻脸还是因此合作。”

 

Natasha没有说话。

 

 

后来James告诉Natasha,那天Steve见面后坚持强调这不是他的错(“这真的不怪你,你只是阻止我们去找你而已,不过你倒是真的揍了我。”)神盾局所谓的审判都是官僚主义的荒谬行径如此等等。

 

他没有说他是怎么回答的。此时距安全评估会议还有三天。这是Barnes和Rogers见面后Natasha第一次去看他。在他说出这番话之前,也就是Natasha刚刚走进他的收监地点,或者说临时住所之时,他的第一句话就是

 

“我能为他做什么?我可以和你们合作。”

 

Natasha不由得感叹,Barnes太聪明了,他知道Natasha造访的目的,他知道自己不能拿Steve怎么样,也不能拿神盾怎样,若是他自己跑的掉,那Steve会怎样?其次,他确实不知道Steve记得多少,但他知道Steve不知道自己忘记多少,他不能戳破,那样太危险,唯一的办法只有合作,慢慢找出方法,既不让Steve发现异常,又能帮助他恢复。

 

可是他也太愚蠢,为了一个绝对不会有危险的人,抛弃了属于一个杀手,或者说无组织者的仇恨和自由。

 

两个双手沾满血迹的人,一个正义,一个无辜,最终却都没有逃脱自己灵魂的审判。

 

James Buchanan Barnes的灵魂站在虚空俯视着自己的躯壳。

 

最可怕的不是他忘了你叫Bucky,而是他忘了你曾经那么对待他,离开,逃避,做了那么多坏事,你明明余生都应该悔恨过去,他却让你觉得自己是被赦免的幸运儿。

 

Bucky有时甚至怀疑是自己失忆了,他是那么相信Steve,相信他说的每一句话,一直都是,就算他被一次一次的洗脑,脑子被九头蛇搅成一团糨糊,在Steve说出你是Bucky我是你朋友的时候,他都相信了,然后把这个穿着可笑制服的男人从水里捞出来扔在岸边

 

而现在,Bucky觉得Steve所认知的就是真相和一切,自己那些可怜的记忆,深夜的惊醒,不过是一个太长的梦

 

总有一天要丢掉。

 

你还记得多少?

 

这取决于我曾忘掉了多少。

 

 

“Barnes,我们需要你当一回队长。”Natasha从James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目光。

 

 

 

TBC

-----------------------------------------------------------------------------

*美队二中提到冬兵射伤黑寡妇的行动地点

**俄语“当然”的意思(我用的Google翻译,有错还请小伙伴们指正)这里Natasha不是刻意想用俄语提起冬兵过去在苏联的遭遇,而是想用只有他们两人懂得的语言表达他们有着类似的过去,她会帮助他

 


我又活过来更新这篇了。

队长失忆了,感觉不虐啊【咬手指

对冬兵/James Barnes/Bucky的称呼一直在变,代表不同的人/不同的立场以及失忆的队长,希望不是太乱

 


评论(2)
热度(12)
  1. 存文小仓库Gargantua 转载了此文字

© Gargantu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