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美国队长:冬日战士》再版后记随笔


看了Ed Brubaker 的《美国队长:冬日战士》的再版后记,真的差点看哭,原来冬日战士的复活曾经是一个禁忌,是那么不容易,如果不是有和队长一样坚信Barnes中士有一颗炙热的真心的Ed,冬兵就不会跨越七十年和无数羁绊走到我们面前,也不会如此精彩的抓住队长和人们的心。有许多人,无论是漫画里还是现实中,都不喜欢冬兵,他是叛国的军人,是九头蛇的杀手,但人们只是忘了他曾经是队长最亲密的朋友和助手,是咆哮突击队里唯一为国捐躯的战士,不是他抛弃了正义,而是世界抛弃了他。

如果让我选择唯一一个超级英雄,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冬兵Barnes中士,不是全美英雄美国队长,不是阿斯加德的继承人雷神,不是科技天才钢铁侠,不是少年英雄蜘蛛侠,不是来自氪星的超人……而是冬日战士,浪子回头金不换的Bucky  Barnes,只有他,双手染血,被抛弃,被背叛,被遗忘,被利用,被人们误会,被世界唾弃,被黑暗掩埋,被谎言蚕食,即使内心无辜,他依然听从了灵魂对自己的审判,他依然选择救赎不该属于他的罪恶。

即使世上只有一人信他,怀念起旧日时光时他依然会微笑,哪怕这世上还有一人信他,他也没有停止忏悔。

“他是咆哮突击队里唯一为国捐躯的战士”
“他是臭名昭著的九头蛇杀手”

时光改变了他的模样,却不曾改变这个布鲁克林少年的英雄梦和血液里流淌的温柔与坚强。

“No!Not without you!”
“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异步清零:

大概很多人听说过Bucky的这位亲爹大大Ed Brubaker的励志故事——从八岁起就是这个角色的脑残粉,最终成为漫威的编剧,成功地复活了他,把冬兵带到了世人面前。

买了美队2电影之后再版的相关漫画,里面有他写的后记,详细的讲述了他的这段经历,我觉得实在很有趣。简单翻译一下。

我是照着书直接打字,也没有好的扫描设备,原文我就不贴了。

==========================

《美国队长:冬日战士》再版后记

现在你手里拿的这本书,原本不会存在。

漫威公司里有几个不变的真理,或者你可以称它们为默认规则,其中之一就是,不管你做什么,你也不能让Uncle Ben,Gwen Stacy和Bucky Barnes复活。

不过我怀疑,每个美国队长的编剧都试图让Bucky复活,因为从六十年代后期开始,就出现了机器人、来自五十年代的长得像他的人,伪造的替身等等。如此一来,Steve Rogers不得不一次又一次重温自己的罪恶,同时也告诉我们,他在成为一个过时之人的时候,确实失去了很多东西。但对于我来说,当我还是个小孩子,在各个海军基地里摸爬滚打的时候,Bucky Barnes就是我最喜欢的角色。

也许因为他和我自己一样,也是个在军队里长大的孩子。也许只是因为,每个孩子都喜欢助手型的角色。但我对他的早期认识——来自于基地里的电视台总在播放的古早动画——在我心里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烙印,他是我见过的最酷的助手角色。所以不难想象,当我最终读到了队长在现代社会苏醒的故事,知道他被可怜的Bucky炸成碎片的噩梦萦绕,我感到多恐慌。

因为我还是个孩子,所以我并不知道“连贯性重设”(retcon,retroactive continuity,为了后续故事的连续性而改写一些前面设定的创作方式)这回事,所以当我去圣地亚哥漫展的时候,我翻遍了每一个展台,想要找到四十年代漫画里Bucky被Baron Zemo炸飞的篇章,但却一无所获。那时候我完全搞不懂为什么。我有一本重印版的Amazing Fantasy#15,里面描写了Uncle Ben的死,还找到了一本旧刊,描写Gwen Stacy的死(以及她的克隆体出场)……为什么唯独没有Bucky的呢?

现在想想,那大概是我第一次萌生想要成为作家的念头。因为小时候我花了很多的时间来想象怎么才能让Bucky复活,如果他回来了,队长会如何反应。每次Bucky似乎要回归的时候,我都表现得像个激动的脑残粉,但最后沮丧地发现那只是个机器人,或者长得像的人。

所以当许多年以后(我都快忘了这码事了),我得到了一个为《美国队长》系列写剧本的机会,我以为我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就会让我失去这份工作,因为我说想要复活Bucky。奇怪的是,Joe Quesada只是笑着告诉我,这正是他们想让我做的。为此他们刚刚召开了一个会议,而唯一需要我处理的事,就是去说服我未来的主编Tom Brevoort。如果我能给出一个让Tom满意的Bucky复活方案,我就可以实现它。

很多写手会就此放弃的,如果他们了解Tom Brevoort的个性的话。他是漫威的缔造者之一,他有着满脑子疯狂的细节,和一套毕生总结出的经验,关于如何折磨却不毁掉漫威宇宙里的角色。Tom是那种认真地坚持“Bucky不能复活”的人,而我必须说服他。但是你知道吗?如果不是这样,冬日战士这个角色根本就不会存在,或者至少不会像现在这么吸引人。

Tom和我在每一个想法上反复地争执,他总能给我提出问题,他让我每迈出一步都能更清醒地审视自己。所以当Tom终于对我的故事表示满意之后,我已经有充足的信心可以讲好它。

下一步就是找一个合适的画手,把这本刊物的基调定下来。我想在这个系列中营造出一种真实的谍战气氛,所以让一个穿着红白蓝制服的人跑来跑去显然是行不通的。我们很幸运地找到了Steve Epting,他的风格即复古又现代,而且他最终成为了整个美国队长系列里最受欢迎的画手之一。Steve画出了我梦寐以求的专业细节,和流畅的格斗编排。突然间,这本原不该存在的书不仅被创造出来了,而且看上去棒极了。

很难形容我在讲述这个故事的时候,心情有多愉快。能够主笔儿时偶像的故事,为他们承担风险,并最终获得褒赏。我以为等第六期出版的时候,我们的故事就该结束了。但是正相反,角色间的关系还在发展,并且变得更加引人入胜。我们开始得到一些奖项,精装本漫画也相继出版。我只能说,这是一个奇特的经历。我永远感激过去的那些岁月,感激Joe和Tom,是他们允许我打破了默认的规则。

现在,我们不仅能在电子游戏和复仇者动画里看到冬日战士,还将欣赏到他在电影荧幕上的表现。这本书原本不该存在,但现在他风靡了全世界。如果你穿越到过去,跟8岁的我说,“这是你的未来”,他一定不会相信的。

Ed Brubaker

Seattle

2013年11月

评论
热度(543)
  1. 乳糜微粒异步清零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上帝保佑你,快乐的鹰头马身有翼兽
    cool 码
  2. Gargantua异步清零 转载了此文字
    看了Ed Brubaker 的《美国队长:冬日战士》的再版后记,真的差点看哭,原来冬日战士的复活曾经...
  3. Wolverine稀有金属 转载了此文字
    真的谢谢你

© Gargantu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