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Gesundheit(队三AU/一发完)

这是一个关于队长是如何在柏林找到吧唧的故事,时间线在布加勒斯特安全屋之前

德语课的脑洞(我上课在干嘛!)先来一发德语普及~Gesundheit意为健康,当别人打喷嚏时表达祝您健康

--------------------------------------------

依然没有任何Bucky的消息,Steve匆匆走在柏林的一条街道上,除了五个小时之前所谓“冬日战士”炸掉了在维也纳举行的联合国安全会议并且逃窜到了德国。

 

“Bullshit!”Steve攥紧了拳头,此时如果他的队员们在身边的话大概要提醒他“Language”了。

 

“你得抓紧时间……我们的命令是当场击毙”Sharon的话在耳边回响,五个小时过去了,他必须比特遣队先找到Bucky,Sharon给他的情报很精简,精简到只是有人在柏林看见了Bucky,没有时间,没有地点,如果不是Steve坚信一年前把他从水里捞出来的人确实已经想起了什么,他几乎要怀疑自己又在追捕那个鬼魅一般的冬日战士了。

 

“Cap,我们找到了一个地址,已经发给你了”耳机里Sam的声音响起

 

“好的。”Steve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就在此时,后方传来奔跑的声音,Steve还来不及转身,一个人突然撞到了他身上,毫无准备的Steve向后一个踉跄稳住自己,抓稳了手机,属于超级战士的敏感使他迅速防御性的挡住了那人的身体,那人比他矮不到半个头,穿着一件深色夹克,棕色的头发有些长,凌乱的散在脸侧,Steve还没有下一步动作,年轻人却借着他的力道稳住了自己又匆匆往前跑,Steve心中一动,喊道“Hey,buc……”,那人早已跑出了好几米远,一边回头倒退着一边冲Steve喊了一声“Entschuldigung!(对不起)”,便消失在了下穿通道的入口。那是一张稚嫩的面孔,浅色眼睛和薄嘴唇,单肩背着一个帆布书包,学生模样的打扮加上略显单薄的身体和Steve记忆中的人并无相似之处。

 

重新划开了手机,Sam的声音再次在耳机里响起“Cap,你看到地址了吗,需要派人过去接你吗?”

 

Steve的目光追随着那个匆忙的身影,看到了一个标识着“U”的指示牌*

 

“Steve?”

 

“呃……谢谢,不用了,我自己过去”

 

Steve走入地铁站,熙熙攘攘的人群大多显得心不在焉。Steve仔细辨别着地图上的线路图和不算熟悉的名词,四倍血清对他语言能力的加强显然还没有超过曾经军营里神气的巴恩斯中士,Bucky总能和各国的大兵打成一片,是啊,Bucky一直都是比他更受欢迎的吉祥物,除了现在,Steve苦涩的想,应该没有人会把一个棕色长发,黑色面罩,有着强壮金属手臂的男人当做吉祥物

 

那只是人们没有发现黑色作战服下那颗仍在跳动的心脏,现在,Steve要去唤回他。

 

Steve又看了看Sam发给他的地址,目光在密密麻麻的地铁线路中穿梭,忽然曲起手指敲了敲一个站名,满意的抬起头,此时列车恰好裹挟着灯光,灰尘和噪音驶入站台,最后一节车厢在Steve面前稳稳停下。

 

虽说纽约早在上个世纪初就有了地铁,可是Steve还从未有机会和Bucky一起坐过地铁,Steve无不遗憾地苦笑了一下,他们总是在奔跑,为了生活,为了生存。地铁上零星的散落着几个空座位,角落里坐着一个黑衣黑裤的男人,低垂的头上带着破旧的灰色帽子,几乎遮盖掉大半张面孔,棕色的半长头发从帽子边缘露出来,再加上一个黑色口罩,这大概解释了为什么这个男人右侧足足空出了半排座位,Steve回想起刚刚莽莽撞撞的孩子,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不太能理解了,不过Steve还是很想问问哪里可以买到黑色口罩,也许回纽约以后他就需要了。

 

Steve在黑衣男人右侧第二个位置落座,那人却很明显的往远处侧了侧身,Steve一时有些僵硬,好吧,自己刚刚来到这个世纪的时候也有社交恐惧。Steve把身上背的黑色背包扔在脚边的地板上,他没有带星盾,太显眼又太有攻击性,他是去找Bucky,不是去对付九头蛇残余或者国际通缉犯,他不会对Bucky动手,就算再带着一身伤回去他也不会。

 

列车缓缓开动,Steve的目光放空在对面的广告牌上,大脑里却在飞速的扫描着Sam发给他的地址建筑的3D模型,他完全可以从窗户或者阳台进去,很简单,但是这栋建筑朝向街区,Steve很难保证在白天自己能不被发现,按照分析这应该是一套小户型,要想不引起注意从别的地方进去并不容易,所以大门?哈,冬日战士会不锁门?门上没有装压力传感炸弹Steve就已经松了一口气了。

 

“啊啾!”坐在Steve左侧的男人在口罩下面闷闷的打了个喷嚏。

 

“Gesundheit!(祝您健康)”Steve微微收回视线下意识的轻声说到,身旁的人却愣怔了一下,Steve甚至感受到了对方来自收紧肌肉压迫周围的空气带来的紧张感。Steve一时感到有些尴尬,这里不是美国,没有那些无处不在的攀谈和笑声,也许他不应该打扰一个明显在努力使自己消失在空气中的男人。

 

正当Steve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那口罩下方传来一声低低的“Danke(谢谢)”,Steve松了一口气。

 

对方却并没有靠近或是聊天的打算。他浑身的线条虽然都紧贴着地铁长椅,却并不是一个放松的姿势,他用宽大的外套遮挡自己的坐姿,配上低垂的头发和帽子,看起来只是像一个缺乏睡眠的年轻人,而Steve却能感受到对方散发出来的严肃感和压迫感更像是一个军人,也许是一个饱受PTSD困扰的退伍军人,努力的养家糊口,期待被社会接受。

 

熟悉的感觉。

 

Steve想要靠近他。

 

列车正在减速进站,走神的Steve由于惯性在光滑的长椅上向左边滑了一点,黑衣男人再次收紧了肌肉,在帽子下面瞟了他一眼,Steve抱歉的笑了笑,在帽檐的阴影下Steve都没有看清对方的瞳色。

 

那人收回视线起身,走向列车门。一个年轻的女孩匆忙从另一侧跑向车门,他顿了顿,伸出左手挡住了车门,奇怪的是,天气明明正好,他却带着黑色的手套。女孩感激的一笑,他却依然低着头。

 

奇怪又熟悉的感觉。

 

Steve无意识的匆忙站起来,关门的提示音已经滴滴的响起来了,Steve跳起来大跨步的冲下车,引起了周围人的一阵耳语。

 

就在列车关上车门缓缓启动的时候,Steve想起来了

 

他的背包丢在地铁上了。而且他也不知道这是哪一站。他没有听见报站的声音,或者说那时他已经无法处理这样的信息了。

 

就好像是回到了那丢三落四迷迷糊糊的童年。

 

Steve来不及多想,那个黑色的背影已经走出很远了,托地铁站的开阔和血清力量的福,Steve锁定了目标。

 

那人……真的是他要找的人么?

 

Steve不远不近的跟着,以免打草惊蛇,可是自己砰砰直跳的心脏仿佛已经出卖了他。

 

但这一次,Steve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能性了。

 

走出了地铁站,Steve发现周围都是陌生的路牌,这不是他的目的地。Steve感到了一丝陌生的紧张,所有关于Bucky的任务,无论是官方的还是私人的,他都无法给自己满分,七十年前更是如此。

 

而前面的人似乎猜到了他的心思,专门走一些完全不符合他低调打扮的热闹地方,简直恨不得可以从路边成筐的土豆和玉米缝隙中走过。Steve有些无奈。

 

就这样你追我赶躲躲藏藏的走过三条街以后,Steve终于看到了自己熟悉的街道,路牌看不懂没关系,记忆力好也不是坏事啊,记忆里Steve确信他们是在走向Sam提供给他的那个街区。然而就在离目的地只有一条街的时候,黑色的背影闪向了相反的方向。Steve有些着急了,他们不能在街道上发生任何交集,如果他就这么跟着这个背影瞎转,那么最后他绝对进不了门,对方可是那个活泼机灵的Barnes中士啊,军营里他赢过多少人的钱却又让大家都喜欢他啊,Steve确信自己玩不过他。

 

Steve咬了咬牙,单手一撑跳上了低矮的围墙,抄近路返回,去原来的地点,他要赌一次,尽管很少赢过赌局,但是他已经几乎压上了自己所有的筹码,放手一搏了。他必须提前赶到那个地方,如果是正确的话,他才有机会面对这个背影。

 

一间十分简单的小公寓。Steve是乘着没人迅速从阳台翻进去的,没有任何的机关,朴素的就好像是任何一个单身汉的屋子。角落里整齐的放着速食食品,桌上只有一个笔记本,Steve小心的翻了翻,空白的,但是中间有一页角落画着简笔美国国旗和“BB**”,纸张上方有明显的夹痕。

 

门响了,Steve转身,正好对上了那个“背影”的绿色眼眸

 

James Buchanan Bucky Barnes

 

“我是James,很高兴认识你”

 

“谁他妈是Bucky?”

 

“107步兵团,Barnes中士,明早启航开赴英格兰”

 

“Bucky,我自己一个人可以的”

 

“很高兴认识你,James”

 

沉默。

 

那人走过来的脚步声像冬天一样冰冷而坚硬。

 

“Bucky,I know you.”

 

眼前的人脸上并不阴霾,但也谈不上温和。左侧的金属手臂砸破了Steve头上的木质橱柜门,Steve下意识的低头,拉出的一个黑色双肩包剐蹭出来的木屑洒落在他的头发上。

 

“Bucharest(布加勒斯特)”沙哑却温和的嗓音,和记忆里别无二致。

 

Steve微笑起来,并没有去追那个破窗而出的身影。特遣队就要到了,这次,需要他来掩护他曾经的Barnes中士了。而且他还要去赴一个远在罗马尼亚的约定,尽管不是大峡谷,可是Steve还是觉得这是一个约会。

 

一个七十年以后仍然有效的约会。

 

赴约期限是

 

永远。

 

 

END

--------------------------------------------

*U-Bahn 地铁

**BB=Bucky Barnes

那个笔记本里面之所以没有东西(而队三里面夹了队长的照片什么的)是因为Bucky都带在身上随时准备逃跑的,但是到了布加勒斯特他就觉得队长一定会来没必要再带着了,夹痕是曾经夹了队长的照片,他想起队长是谁了就不必再写队长名字了(满大街都是嘛)而是记下自己的名字

 

其实是去年的脑洞嘤……(๑• . •๑)



评论(2)
热度(22)

© Gargantu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