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A Dream(两发完)

Thereis a tavern in the town, in the town

在镇上有一间小酒馆,小酒馆

Andthere my true love sits right down, sits him down

我的一生挚爱就坐在那儿,坐在那儿

Anddrinks her feels so merry merry leave

喝着小酒,如此快乐

Andnever, never thinks of me

却永远,永远不会想起我

Farethee well, for I must leave thee

再见,因为我必须离开你了

Donot let the parting grieve thee

请不要为这离别而伤悲

 

 

1944年 冬  意大利

 

“嘿,得了吧,别再吹嘘你的漂亮姑娘啦!”

“你在老家不是也有个姑娘。”

“玛丽一定会等我回去结婚的。”

“喔~”

“现在Steve才是最受姑娘们欢迎的吧,Steve?Steve!”

 

冬日里的小酒馆格外的热闹,浑身泥泞的大兵们还来不及换身干净衣服,就涌进了街道上唯一的明亮与喧嚣。一杯杯的威士忌和伏特加在人们手中传递,刚刚从纳粹前线死里逃生的恐惧像冰块一样,融化在琥珀色的液体里,被人们一饮而尽,化成舌尖上窒息般快乐的微苦。倒是Steve,正襟危坐,既不喝酒也不谈笑,明亮的蓝色眼睛注视着欢乐的人群,眼神认真又柔和,却错过了好几个花枝招展的女孩抛过来的媚眼,他的思绪大概早已远离了这异国他乡的小酒馆,漂浮在深空遥望着故乡的方向,在一群神态迷离的大兵中显得格格不入。直到被身边的战友强行摇晃,才找回了灵与肉的统一。

“嗯?”Steve抬起眼眸,眼神里还是一样的专注与温暖。

“Rogers队长在想着哪个姑娘啊?”一阵哄笑。

从前他被叫做小个子Steve,现在变成了Rogers队长,虽然已经接受了称呼上的改变,但是心里,他始终都是布鲁克林那个总是穿着不太合身的外套的青年,就算血液里奔涌着蓝色血清的力量,刻在灵魂里的东西永远也不会改变。

Steve觉得自己耳朵有点发烫,视线在人头攒动的昏黄灯光下寻找Bucky,他的挚友,如果这个人人都喜爱的青年在身边,一定会友好又不着痕迹的替他解围。

Steve看到Bucky独自坐在角落里,半举着一杯酒,唇角勾起,眼睛里盛满了盈盈的笑意。注意到Steve的目光后,他举起玻璃杯,冲Steve晃了晃,用口型说着“For you”然后将酒一饮而下,喉结上下滑动,笑意更深了。

Steve从桌边站起,被人按住了手腕,虽然Steve已经强壮到几乎可以无视这股力量,但他还是回过了神。

“哎,队长,才多请了一轮酒就想走啊,我们以后可是要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啊。”

“James在那边,我去看看他,今晚我请客。”Steve一边转身一边嘟囔道。

人群发出了微微扫兴的声音,不过他们很快就放过了Steve,投入了“今晚Rogers队长请客”的欢快氛围中,把酒言欢,甚至唱起了万里之外的故乡歌谣。

Andremember that

要记住

Thebest of friends must part, must part

最好的朋友注定要别离,注定要别离

Adieu,adieu

永别了,永别了

……

 

Steve在拥挤的人群中艰难前进,从数不清的醉醺醺的大兵中穿过,沾染了一身浓郁的酒气,好不容易从这酒窖一般的大厅里穿过,Steve拽了拽衣襟,把军装展平。眼前出现了一个红色的身影。

“Captain Rogers”

“Agent Carter”

不同于平日里的英姿飒爽,今天的卡特特工换上了一袭红色裙装,精致迷人,微卷的头发完美的衬托出那张妩媚又英气的脸。

“今晚有空么?霍华德那里有几套服装想让你试一下,当然……”卡特女士微笑着看向Steve身后那群举着酒杯高声歌唱的士兵们“你可以先给你的队伍布置完任务再来,稍后见。”

“当然,女士。”

Steve努力的摆出一个僵硬的微笑,假装自己没有被他永远也喝不醉的队员们按在座位上一下午了。

Steve终于可以迈开腿,向角落里的Bucky走去了。

 

“我早就告诉过你,他们都是笨蛋。”

Bucky坐在那穿着深绿色的军装衬衫,上面似乎还沾着些灰尘,领口的扣子一颗都没有扣,露出了精致的锁骨和隐隐若现的光滑胸肌,银色的链子穿起的狗牌一块挂在衣领外,一块消失在领口的阴影里,只在布料上印出了浅浅的轮廓,棕色的柔软发丝洗过了却还没有完全擦干,几绺头发粘在一起,泛着淡淡的光芒,而面颊微红的脸庞,在阴影里比头发上的水珠更加闪亮。

面前的玻璃杯再次被满上了,冰块伴随着Bucky的笑声被晃得一阵轻响。Bucky忽然凑过来,吸了吸鼻子,好看的鼻梁浮起细细的皱褶“你喝了多少酒了?”

Steve无辜的举起双手“我真没有。”

“不打算喝点庆祝一下么?等上了战场你能闻到的唯一的酒味就只有医用酒精了”

“当然,和你一起。”

Steve十分自然的随手拿起Bucky面前的酒杯,几乎不喝酒的他将一整杯都灌到了嘴里,辛辣的酒液顺着喉咙流下去,好像用另一种火辣的方式抚平了他心里的焦躁不安。Steve含笑看着眼前最亲密的伙伴,其实刚下战场的两人都已累极,如果人真的有灵魂的话,那么两人的灵魂一定早已勾肩搭背的靠在一起,大笑着谈论战争将要结束,未来无数的美好时光,而现实却是,两个人偶尔盯着正沿酒杯壁滑下的一滴酒,偶尔瞅着彼此,相对无言的坐着。

Steve最后开口了“那么你呢?准备好和CaptainAmerica一起上战场了么?”

“当然不!”Bucky的眼角写满了调皮“有个从布鲁克林来的小混蛋,打起架来……”

Steve忽然看见远处的卡特从他招了招手。

Steve只好按着Bucky的手起身,说“Bucky,我今晚还要……”Bucky回过头看见远处的卡特特工,装作很不情愿的说“好吧,我要把Steve让给别的女孩子啦。”

Steve半是责怪半是玩笑的皱起眉“Buck,别闹。”Bucky得意的笑起来。

忽然,Steve觉得自己的后腰上抵上了什么坚硬的东西,待他转过身,惊慌的侍者手里的托盘应声而落,几个杯子掉在地上摔成了碎片,“对……对不起”侍者结结巴巴的说着,Steve弯下腰,捡起了地上的碎片。

不等起身,一阵晕眩袭来,Steve身体晃了一下,一只手勉强撑地找到了平衡,却正按上了一块碎玻璃,血从手掌流出,Steve惊讶又困惑的抬头,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在模糊,消散。他隐隐听见Buck喊他“Stevie”,但他无法回应。Steve感到天旋地转,双手撑着洒满玻璃碎片的地面,眼前一片血红。

 

当他再次睁开双眼,疼痛忽然而至,眼前光影消散,明亮的灯光化成繁星又在鱼肚白的天幕下慢慢隐去,刺眼的白和浓重的黑交替闪现,Steve跪在地上不住地颤抖。

眼泪从眼角滑落,滚烫的刺痛了他的脸颊。Steve本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强壮到世上再也没有什么事情能够击倒他,让他流泪,再说他天生就是一个倔强的人。

当Steve彻底睁开疼痛的双眼,看到卡特穿着一身戎装,面带关切,而自己面前躺着几个空的酒瓶,四周空旷昏暗,只有他自己的粗重的喘息声。

Steve被他接下来脱口而出的话吓了一跳

“Bucky死了。”

 

Bucky死了。

JamesBuchnan Barnes,咆哮突击队在这次行动中唯一为国捐躯的战士。

 

“Bucky不可能死,我也不可能把自己灌醉。”

Steve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找了张椅子颓然坐下,把几个空酒瓶带的咕噜咕噜滚向远处。他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也许从他踏上那列火车的时候就应该明白,在战场上,一面盾牌不可能永远保证朋友的安全,他们彼此唯一能依靠的,唯有血肉之躯。

用Bucky的身体换自己的幸存。

不!

他们本想努力让对方免受战火侵袭,到头来,还是在隆隆炮火和硝烟中失散了彼此。

Steve的一生都将一次次的登上那列驶向未知方向的火车,一遍遍的看着Bucky坠落下去,无能为力。

“Steve,这不是你的错。”

 

“Bucky,抓住我的手!”

“Bucky!No!”

 

“Steve,你已经做了一切你能做的了。”

 

“还记得在科尼岛我逼你玩旋风飞车么?”

“记得,那次我吐了。”

“这不会是报复吧?”

“怎么会呢。”

 

“你相信你朋友么?你尊重他么?别再自责了,他肯定认为值得为你赴汤蹈火。”

 

炮火隆隆,硝烟弥漫,战争还在继续,而他们深入敌区数十公里,生和死只有一线之隔。就像曾经那琥珀色的美酒,和杯子外的空气只隔着一层薄薄的玻璃,最终在寒冷的空气里散失了一切醇香。

“只要Hydra还没有被赶尽杀绝,我就绝不停手。”

 

“我们只有五秒钟的空隙跳上去,伙计们,准备好上火车了么?”

Steve站在凌冽的山崖上,凝视着白雪皑皑的山谷,北风呼啸,夹杂着撞击铁轨的声音。Bucky穿着蓝色的棉袄,肩上挂着一把M1928A1汤普森冲锋枪站在Steve身边,脸上挂着他一向骄傲又神气的表情,长长的睫毛上凝着刚刚飘落下来的雪花,在眨眼之际,融化的干干净净。那雪花却一片一片都落在Steve的心上了,慢慢的冻上了这颗即将承受半个多世纪生离死别的心脏。

他们将登上这列火车

用余生

一遍一遍。

 

火车呼啸而至,带走了一切喧嚣与希望。

 

 

Steve感到双手支撑着自己的全部重量,整条胳膊都泛着酸麻。有人在摇晃他。

“先生,先生,我们要打烊了。”

 

 

TBC

-----------------------------------------

歌词来自There is a tavern in the town(城里有家小酒馆)

这是第一篇。两发完。

第二篇叫Awaken Then,还在我肚子里,嗝~




评论(4)
热度(26)

© Gargantu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