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tle Symphony (短篇 盾冬无差 )

Love Symphony爱之交响曲

给 @Grxxy 送给我的点梗文Battle Symphony的文评【并不,废话而已】超级爱你,谢谢你写出了这个我爱的故事
酷炫杀手冬的作战日常和温柔画家盾的甜蜜日常Battle Symphony【喜欢的快去点小心心】

这是我很爱的一首歌,我想,把它交给写了那么棒的乐队AU百分之五十的你一定没错

他是一个杀手,冬日战士,游走在法律之外,存活在谜团之中,消失在夜幕之下,但并不是没有温情,他吃甜点的时候一定是无害的吧,尽管他用这种方式接受任务,下一秒就变成浑身挂满武器的杀手,寒冬蔓延
但他接受了那个大个子
Steve的味道像什么样?就像他背后的秋日暖阳,就在寒冬将要压制一切的时候,秋天猝不及防的出现,抱了个满怀。我超爱这里的描写,Steve,无论多少年,都干净,纯粹,温暖,所以巴基才不会迷失方向,违背一个杀手的本能,让Steve进来了,接受希望的人永远都不会堕落
你重塑了整个世纪,但悲观来说,他是毁掉了Steve相信的世界的一员,但是,就像我们讨论过的那样,冬兵是不是踩到了道德的底线,当我们必须面对这个问题时,只能像Steve一样悲痛的说,是,但这不是他的错,爱他的人自然会看到他赎罪的过程
当我提出杀手冬的设定时,我们讨论过冬兵要杀什么人,我们依然希望他没有那么冷血,谢谢你的这种剧情安排,他失去记忆,但没有失去人性,他是顶尖的杀手,不是无情的武器,他暂时还不会爱人,但他接受被人爱。

曾经,他是布鲁克林的小个子的守护神,他是军队里的好中士,他是咆哮突击队最优秀的狙击手,如果你给他一点时间,他会是一个善良的好人
他收留了Steve,尽管他还不信任他,但是冥冥之中,已经失掉的记忆还是帮他记住了一切。
Steve给他画了一颗心,从此一切都不一样了,他依然是个杀手,但他杀的是一个施虐者,他杀了人以后会渴望回家,他拒绝了刺杀美国队长的任务,他相信了自己敏锐的判断,一切都不算晚。

他以一条手臂为代价去消灭嗨爪,他洗去了身上的罪恶,有些残忍,但是要相信,那个布鲁克林的善良青年,不会容忍自己浑身血污的存活在世上,他一定会去赎罪,尽管这罪恶不完全属于他,但他不会原谅自己,幸好有Steve在他身边,他拥抱他,安慰他,爱他,才让这个痛苦的灵魂得到了解脱,也只有自救之人才能得到拯救
所以我们爱他,我们爱这个浪子回头金不换的青年。

Steve为他画了一幅画,给他创造了一个新的世界,坏人不能上天堂,但是有你,哪里都是天堂。从此,这个世界不再有冬日战士,只有Bucky,时光改变了他的模样,却不曾改变这个布鲁克林少年血液里流淌的温柔与坚强。

They say that I don’t belong
他们说我无可归依
Say that I should retreat
告诉我该退却逃避
That I’m marching to the rhythm
眼看我随韵律向前行进
Of a lonesome defeat
背负孤寂的挫折
But the sound of your voice
然而你嘹亮的嗓音
Puts the pain in reverse
令辛酸痛楚逆转
Please just don’t give up on me
请勿轻易地把我放弃
And my eyes are wide awake
我的双目依旧清醒
If I fall, get knocked down
若我失落,被击倒
Pick myself up off the ground
让我自己重新站立振作
When they turn down the lights
当他们将光芒熄灭掩盖
I hear my battle symphony
我听到我的战乐响起
All the world in front of me
浩航世界呈现在眼底

谢谢你给了这首歌一个这么棒的故事,我喜欢你的描写和剧情,喜欢你笔下这个勇敢的Bucky和温情的Steve,喜欢冷静的战斗场面和细腻的相处日常,在这个平行世界里,分离被忘却,相守永存。

给我的大天使比心心,爱你。


 

Grxxy:

BGM: Linkin park-Battle Symphony

赠 @Gargantua  点梗文 杀手冬设定 

*此文有不正当的价值观导向 请勿与我讨论winter soldier是否有罪

 重设了冬兵和美队以及神盾嗨爪请当做AU来看 


001

       他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杀手,冬日战士是他的代号,行内人都知道他是业内最可靠的杀手之一,对于所接受到的暗杀任务,有时候是用匕首小刀,有时候是用狙击枪或是袖珍手枪,解决目标干脆利落,仿佛杀个人像是出门散个步一样的从容不迫。

       曾被怀疑与国内外多起著名的暗杀有关,但没人找得到确切的证据,他是游走在法制之外的鬼故事。

       没有失败记录,就像他的过去一样干净。

       倒不是说真的没有过去,只是这个人在被谈及过去的时候总是以沉默应对,事实上,他对待任何事情都只会沉默。

       有那么点不合常理,但这个人却真真切切的像一个幽灵一样的行走在人世间。

 

002

       冬日战士接受任务的方式是:收到甜品店的外卖。

       那东西就会像是从天而降似得出现在他家门口的地毯上,有时候是一份巧克力饼干,有时候是一盒苹果派,多数时候是换成各种花样的小蛋糕。蛋糕盒的夹层里会有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任务的名字和一些简短的信息还有一张小照片。

     “任务”冬日战士用这个词来称呼每一个死在和即将死在他手下的人,他从不去记他们的名字,反正死了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在完成任务之后会在信箱里收到一瓶牛奶和一沓纸币。那是他的报酬,至于为什么是牛奶,那是只他的私人爱好。

       他会在接单的时候有选择性的去杀一些他认为“该死”之人,像是有特殊癖好变态狂或是极端的种族主义者。

       也不总是这样,事实上冬日战士其实是hydra养的杀手,多数时候他需要去完成组织派发的任务,政界要员或者科学家又或者演艺圈人士,没得选择,hydra的目的是全世界,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铲除任何阻碍。

       冬日战士有时候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去杀掉这些看起来完全无害的人,甚至会反思自己为何会作为一名杀手,但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往往就是任务已经完成,而且信箱里不会出现好喝的牛奶甚至没有佣金。

    “你重塑了整个世纪。”冬日战士在心里默念了一遍这句不知道从哪儿听来的话,像是对自己说的。

       他不记得了,他从来不记得所有的“之前”。于是他没有过去,作为一个杀手,他也没有未来。

       只能走hydra为他安排好的路。


003

       他真正意义上接触到自己的过去是在一个凉爽的秋日清晨,裹着宽大的睡袍打开房门,习惯性查看是否得到了今日任务的时候。屋外的地毯上除了放了一盒蛋糕,还蜷缩着一个金发的大个子,他把盒子拎起来打算回房拆包装接任务。却被一只突然伸出的手拉住了衣角。

     “bucky?”

     “who the hell is Bucky?”

       干爽的秋天总是万里晴空,清澈的空气里又掺杂了些莫名的情绪。冬日战士有些诧异,但朝阳的碎影会带给人希望和好心情,就好像那个人柔软的头发。金发大个子从地上爬起来抹了一把脸,喊着一个陌生的名字咧开嘴傻笑,亲切又熟悉。配上那双深不见底的蓝眼睛,着实耀眼的令人难以拒绝。

       冬日战士把一切责任推脱给萧瑟的秋风和并不厚实的外套,他觉得有些冷,转身关上门不到三秒钟又重新打开,对着那个大个子勾了勾手指。

     “你,进来吧。”

       他允许他进入他的安全屋,这就是不可思议的开端。


004

       一间除了卫生间厨房之外没有任何隔间的一居室,收拾的干净整洁,空荡荡没有任何装饰,冷清的的确像个杀手的居所。

       这是冬日战士的房间,在这个鱼龙混杂的公寓楼里一点儿也不特殊,他走到餐桌前坐下,那男人也跟随着坐在了他对面。

       今天随着蛋糕一起被送来的有一瓶适合秋日的枫糖。冬日战士端出盒子里的蛋糕之后又去厨房热了一份松饼,淋上枫糖浆推到那个看起来和流浪汉并无差别的大个子面前。

     “嘿,你还记得我吗?我是Steve,Steve Rogers。”

       没说一句话,冬日战士低头叉了一勺蛋糕塞进嘴里,他习惯沉默,只是他也隐约觉得,他的确和他的过去有关。

     “你是James Buchanan Barnes,你记得我,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James “bucky” Barnes,这的确是个熟悉的要死的名字。

       他的每一句话都带着令人安心的熟悉触感。回想了一下放在厨房的盒子,那个被故意遗忘的任务,算了,让这个任务多活一天吧。

       听了一天的碎碎念,他多少对他有了一点儿了解,杀手的思维让他很敏锐的捕捉到了那连篇废话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那个金发男人名叫Steve,是个自由职业的流浪画家,他们从小生活在布鲁克林,竹马绕竹马。直至一次空难将他们分开。

       其实他并不信这些信口开河,相似的谎话他也能编出无数种,只是当他提起那些过去的时候,冬日战士第一次感受到脑内闪回的普通生活片段,那些不再是午夜梦魇中令人作呕的血腥场景,温热的饭菜香气和绵软的午后阳光,他竟然在他的身边能感受到温暖。

       然后他祈求他收留他,在他好不容易重新找回他之后。

       常年生活在寒冷冬日里的人总是无法拒绝温暖。


005

    “你可以住下来,但是不能打扰到我,我有我的事情要做。”

006

       是否该去相信一个天降竹马。

       冬日战士在第二天看到Steve Rogers不知道从哪儿拖来的画具占满了大半个屋子的时候突然有点后悔。

     “bucky!”Steve举着一只画笔走过来,路过餐桌的时候向水杯里蘸取了一点温开水,在冬日战士的手心画了一个小小的图案,像是小孩子似得用微笑邀功。

       羊毛笔的柔软触感和沾染着温度的水渍汇聚在手掌上,那是一颗一笔连成的心。

       用另一只手拭去水渍,冬日战士指了指靠着窗台的角落示意自己的大画家竹马,画架可以摆在那里,然后转身离去。

     “bucky!”在他走到门口的时候,那个叫Steve的家伙又叫了一遍他的名字,追过来帮他翻了一下衣领顺便拍了拍肩膀上并不存在的灰尘。

     “早点回来。”他对他说。

       冬日战士再次转身离去的时候摸了摸自己的上衣口袋,衣服内侧靠近胸前的那个,那儿揣着一支枪,是冰冷的。

       他要去完成他的任务,他是一个杀手。


007

       这是他难得的可以自己挑选的任务,从资料上来看,那是一个身材精瘦长相老实的中年男人。看起来无害却只是道貌岸然,他的备注上显示他是一名施虐者。

       委托人就是受害者,当委托人不希望暴露自己的时候冬日战士就是一个绝佳选择,你只需要把信息投递到街角那家面包坊,那里的老板——那个留着一头红发的俄罗斯姑娘会在核实清楚之后帮你安排一切。

       花了半日在寻找“任务”的路途上,又花了半日研究下手的最佳途径,在接近傍晚的时候,冬日战士来到了最佳狙击位。

       他的“任务”此时正处于闹市区的一家快餐店里,带着一个刚从小学里接来的穿着迪士尼公主裙的小姑娘。

       对于这种目标,在远处用狙击枪一击毙命是最好的选择,但他却在伪装成相机三脚架的瞄准镜中看到了那个娃娃似得小姑娘的表情。

       那是一种与年纪不符的阴郁与深沉。

       这不太对。

       他重新把手枪揣回口袋,对,冬日战士能把普通手枪当狙击枪用。

       当他踏入那所快餐店的时候,“任务”正坐在门口玻璃橱窗前的位置上,和那个小姑娘分享一份儿童套餐。

       买了一包薯条一杯可乐加上一份冰淇淋,冬日战士叼着勺子坐在了邻桌,听着来自“任务”甜腻又恶心的话语,努力抑制住自己现场拔枪的冲动。

       在公共场合杀人可不是一个理智的杀手该做的。

       一个小玩具滚到了自己脚下,他低头捡起抬眼却看见那个“小公主”站在自己面前。接过玩具的时候她柔软的手指触碰到他的手心。

     “你身上有冰雪的味道,你是来拯救我的,我知道。”小姑娘牵起裙摆像个公主一样向他施礼,嘴唇比出一个口型。

       winter soldier。

       他终于见到她抬起头如同一个真正的孩童一般天真的微笑。

       默默地吃掉杯底黏着的果酱,冬日战士回到位于对面楼顶提前选好的狙击位上,在“任务”走出甜品店的那一瞬间开枪射击,的确一枪毙命,在确认目标死亡之后他又在瞄准镜里看了一眼那个“小公主”。抱着娃娃的小姑娘冷漠的看着“父亲”倒下,没有哭闹,甚至望着弹道的方向露出了一个微笑。

       把瞄准镜肢解收回背包里又把手枪重新贴身安放好,冬日战士在警笛还未拉响之前就迅速离去。

       不留下任何线索的杀掉一个毫不相干的人,任谁也查不到你的头上,但是冬日战士今天已经暴露的太多了,他离开的时候甚至有一丝慌乱,手掌上的那颗“爱心”曾存在过的地方微微发热。


008

       回到家的时候那个带着面包香气的红发老板正在弯着腰往他的信箱里塞牛奶和信封。看到冬日战士走近,顺手又把牛奶瓶递过去。

     “嘿,James,你不感兴趣吗?今天的委托人很特别诶!”Natasha的声音微微有些沙哑,说起话来带着异域风情,她曾是个多面间谍,有着深不可测的情报网。她是为数不多的几个冬日战士认定了的朋友,杀手不需要朋友,就像间谍也不需要信任一样,他们有着奇怪又深厚的友谊。

     “我想我见过她了。”提起那个漂亮的“小公主”冬日战士不忍心去想背后的故事。

     “我也见过他了。”又从篮子里拿了一瓶牛奶交给他,Natasha朝着背后公寓楼的某个窗口挥了挥手。

       冬日战士回头看了一眼,属于自己的那个小房间的窗户打开着,隐约能看到坐在窗前画画的那个家伙。

       想快点儿回去,这是冬日战士心底冒出的第一个念头。

       他在等他,回家。


009

     “你回来啦。”Steve坐在窗前把画板拿在手里涂涂抹抹,见到好友回来便把画板放回到画架上歪过头来打招呼,带着那个温柔的要死的笑容。

       冬日战士看向那块有点大的画布,只铺垫了底色寥寥勾勒了几笔,看不出画了些什么东西。

     “你喜欢这个颜色吗?”见好友看得出神,Steve邀功似得向他展示调色盘上的一抹色彩。

       浓烈如暖阳的橙色,冬日战士忍不住伸手想要去触碰,却在指尖即将沾到颜料的时候硬生生止住。另一只手递上装满牛奶的玻璃瓶“给你。”

     “你是在乳制品加工厂工作吗?”Steve意指那些塞满冰箱的奶酪奶昔和厨房里摆放的空牛奶罐“你从前就喜欢这些。”

       冬日战士歪着头不知道该如何应答。

     “好啦,我不逗你,洗手来吃饭吧,我做了饭。用了你的东西,你不会介意的吧。”餐桌上已经摆好了碗筷,Steve帮好友拉开了椅子“我去热一下,马上就好,我不知道你会这么晚回来。”

       敲开牛奶瓶的金属盖,冬日战士喝了一口牛奶试图让自己安定下来,没什么好感动的,不过是有人做了饭菜等你回家,这很平常不是吗?这种事情从前也经常发生啊。

       从前?冬日战士不知道这是自己今天第几次想起那个并不存在的从前。

       然后饭菜上桌,他对他谈起更多从前。


010

       有人陪伴一起过日子的感觉不赖,两个人更好消磨掉那些无所事事的时间,逛菜市场买菜做饭,看新闻吐槽时事热点,虽然大多数时间,冬日战士并不能对Steve Rogers热情的作为给予回应。

       他洗菜做饭,他在一边看。

       他在画布上涂涂抹抹,他在一边看。

       他高谈阔论,他也只在一边看他后脑勺翘气的一撮金色的头发。

       他习惯用旁观者的视角来过生活,他是个杀手,不需要体会人情冷暖,如果心里有了牵绊反而会在端枪举刀的时候于心不忍。

       可是,他又无比期盼这种生活。


011

       这天Steve起床的时候冬日战士正坐在床头慢条斯理的吃一块黑森林,巧克力碎片顶端的樱桃是如血般的红色。

      “要出门的话,买瓶沐浴露回来,家里的快用完了。晚上想吃什么?煎个鱼好不好?我下午想画完这些和这些,希望今天是个好天气。”习惯了面对永远沉默的好友,Steve总有着超乎寻常的热情。

       用勺子的顶部把樱桃拨到一边,冬日战士不喜欢这种能让他联想到血液的颜色,何况他的口袋里几乎揣着一本相册,是hydra的任务,需要解决掉的是一个分队的几十号人。hydra想要夺取些什么,但那不是冬日战士所关心的,他要做的就是完成他的任务,杀了这些人,他今天将看到很多很多的,血。

     “Bucky!”折了一张便签交到冬日战士的手中,Steve惯例用笑眯眯的表情对着他开口“早点回来。”

       现在冬日战士的口袋里揣着两张纸条,一张是“任务”将出现的地点和时间,一张是出门前Steve塞给他的。

       展平来看,上面列了几样需要采购的物品,冬日战士想了想,又把纸条揉成一团塞进口袋。然后掏出了那沓厚厚的照片翻看了一下,掏出打火机连同之前的那张任务纸条一起点燃扔进垃圾桶。

       只揣着来自“家人”的购物清单,冬日战士此时轻松的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出门上班的普通人。哪怕他即将面对的,是一项非常难缠的任务。


012

       芝士粉除毛球器沐浴露

       挑你喜欢的记得早点回来 Steve ❤

 

       便签用了一颗手绘的爱心作为结尾,以至于冬日战士直到任务出现在视野里的时候还在想那颗实际上并不会跳动的小爱心。

       隐在暗处忙乱的开了几枪便被发现了身形,对方迅速做出了反应令他有些措手不及。

       判断有误,这种带着精良装备的小队不适合远距离伏击,哪怕他一个人就拥有一支军队的战斗力。冬日战士一边在心底盘算一边把背包里的武器装备上身,背了一把蝎式冲锋枪在背上,往腿上的战术口袋里放了两把微型手枪,又往靴子里插了一柄短刃。端着一把配置了榴弹发射器的霰弹枪从楼顶一跃而下。

       其实下方人烟稀少的短巷也不适合这种近身战一挑多,但他是winter soldier。

       落地之后先是扔了两颗烟雾弹,他在高位就已经探查好了方位,向前是“任务”向后向左向右都是死墙。

       他只得向前。

       当他射出第一枚榴弹的时候对方也已经架起武器开始反击,烟雾还未散尽,他先掏出手枪干掉了理她最近的几个目标,一枪解决一个,他是最好的枪手,绝不浪费不必要的子弹。

       但是当对方的几挺机关枪瞄准他的时候,事情就变得不那么容易了,扯过一个不知道是昏死过去还是吓呆了的“任务”作为人肉盾牌,接连用榴弹瞄准了对方的几辆有大火力输出的车子笔直射过去。然后扔了霰弹枪,抓出大腿旁侧的手枪机械式的重复射击。

     “任务”一个接一个的倒下,冬日战士的手臂和肩膀也中了几枪,丰富的战斗经验和防弹衣为他挡住了绝大多数的枪林弹雨。

       杀戮其实做的多了也就是一种套路,冬日战士开着小差盘算一会儿要去买那种味道的沐浴露。

       他曾在那么多复杂的任务中存活,那么这次也一样。

       直到hydra的支援小队姗姗来迟,那个身穿重装甲的短发领队用肯定眼神对冬日战士表达了赞赏“James,干的不错,你的任务完成了。”

       扔掉了弹药即将耗尽的手枪,冬日战士顺手在那位颇有威严的领队身上蹭了蹭手上的血迹。

       他的任务完成了,他想回家。


013

       路过便利店的时候冬日战士进去抓了一瓶橙花喂的沐浴露,再摸口袋的时候那张便签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遗落了,他挠着头回想着上面的内容,也只想得到那一句“早点回来”和那颗被画的有点胖的小爱心。

       在收银员诧异的目光下,冬日战士扔了一把零钱,带着一身血污泥泞跌跌撞撞的走出了自动门。

       自动感应器机械的重复着“欢迎下次光临。”

       如果还有下次的话,他一边迫切的想要回去,一边担心那个小画家看到他这副模样会吓得离他而去,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一个有着这样身份的朋友。他不确定他能否接受这样的他,不确定今天以后,自己是否还能拥有这样的生活。


014

       当他回到家的时候,窗前的画架被盖上了一块白布,那个人不在,不在那个他经常在的地方。

       冬日战士拎着便利店的塑料袋呆立在门口,仿佛时光倒流到他从未来过一样。

       卫生间传来抽水的时候,然后那个熟悉而又聒噪的声音接着传来“你回来啦!Bucky?傻站在哪里干嘛?东西买了吗?饿不饿?吃过了吗?要不要来尝尝我做的?”

       Steve的肩头搭着一条毛巾,头发湿漉漉的像是刚刚洗完澡。

       举起手中的塑料袋,冬日战士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些什么,他在进门前拍了拍身上的污渍,可是这些血液和灰尘混在一起的东西实在顽固得令他的行为只能是可笑的无用功。自己此时的模样一定很狼狈。他在此之前从未在意过这些。

     “看来你一定忘了芝士粉和除毛球器,不过我想这个沐浴露你今天就得用上了,我刚才用完了最后一点儿。去洗个澡吧,我去做饭,我买了龙利鱼,说好了做煎鱼给你吃的。”看着好友迷茫的目光,Steve又有点不好意思的补充道“今天画画搞到挺晚的,我也没吃呢。”

       那个人什么都没问,冬日战士在走到淋浴喷头下的时候庆幸的想,一万种不好的设想一个都没有发生,那种自然的态度就好像只是在对待一个踢完足球一身泥泞脏兮兮的回家了的孩子。

       简单的处理了伤口,听着好友在外面絮絮叨念秋天快过完了,要把冬天的衣服整理出来明天一定要去买除毛球器,还要记得去找Natasha讨点芝士粉回来做沙拉之类的琐碎事的时候又顺手挂了胡子,冬日战士在走出卫生间的时候猝不及防的被按在了墙上,那个大个子凑近他像个金毛猎犬似得嗅了嗅。

     “你喜欢这个味道吗?”Steve离他很近很近,这是一个暧昧又亲昵的距离,杀手先生能听见他的心跳。

       因为那瓶沐浴露上画了一颗金色的小太阳,这让我联想到你。冬日战士在心底这样回复,他被这种近距离带来的压迫感逼的喘不过气。

     “来,你一定饿了。”自然的搂过他的肩膀,Steve半拥着好友来到餐桌前,桌子上放着他做好的晚餐——煎得焦黄的鱼块,旁边的千岛酱和黑椒汁在白盘子中被画成爱心的形状。“我不知道你不喜欢。”

     “我喜欢。”难得开口,冬日战士扫了一眼好友依旧没离开自己肩头的手,手指就垂在离枪伤不过两三厘米的地方,微微有些颤抖,他在克制自己的情绪。

       是在害怕吗?还是,他在关心我。

       看似无情但是杀手事实上最能察觉人心,这不是恐惧和害怕,也不是被隐藏的关心。

       这是绵长而又浓烈的爱意。

015

       这个想法在今晚因为一个极其克制而落在手心的晚安吻而被印证。

       他一定爱惨了他,否则不会在疯狂找寻到一个早已面目全非的他之后,还如此温柔耐心的温暖他。

       他也同样爱他,所以就算没有记忆,他也没来由的相信他所说所做的一切。


016

       面无表情坐在餐桌前吃甜品是冬日战士准备出任务前必经的仪式。

谈不上多喜欢,只是那个馨香甜腻的味道能稍稍中和一下即将面对杀戮时舌根泛出的苦涩。

       但是今天的冬日战士显然无法直面这道美味的食物。他甚至无法控制自己向下弯曲的嘴角。

       一块红丝绒蛋糕倒在纸制托盘上,连旁边的纸条上都沾上了红色的碎屑,他手里捏着一张照片,用拇指狠狠的按压住那张熟悉的脸。

       姓名:Steve Rogers

       职位:神盾局特工

       代号:美国队长

       ……

       任务纸条上用几条短短的讯息形容了一个好像并不认识的人,但是那个名字是他,那张照片也是他,他一眼就能认出。才不是什么自由职业的流浪画家,原来,这份温暖这束阳光也是带着欺骗照进他的生命里的。

       Hydra的任务纸条从不说谎。

       可是James Barnes的心也不骗人。


017

       可他还是爱他,超乎于他的身份他的工作他的一切,这是他的本能。


018

     “bucky?”有一个冰冷的脸颊贴上他的后背,Steve向后伸手摸了摸自己几乎从不主动做出亲昵举动的好友。即使住在同一屋檐下,也是冬日战士主动让出床铺自己额外在旁边支了一张软榻。

       最亲昵的行为大概是容忍了走路可以肩并肩和默许好友偶尔提议帮他吹吹头发,揽过几次肩膀,拉过几次手肘,都是Steve主动,除此之外并没有过多的身体接触。

     “又要去工作了吗? 嗯?”大着胆子抓过他的小臂,Steve牵引着好友来到画架前“来,我想给你看我的画。”

     “恩,我准备好了。”多数时候,冬日战士说起话来语气软糯,尾音粘连在一起,有几分像在撒娇。也所以他总是沉默。

       拉下蒙着的白布,映入眼帘的是一副绝对足够温馨的画作,画得是这座不大不小的公寓房间,暖色调的基地,刻意放大了的窗户也认真描绘了窗外的景色。最惹眼的是那个坐在餐桌前的长发男人,吃着蛋糕一副贪魇满足的模样。冬日战士知道那是自己。

     “我在这里……。”Steve指了一个画面角落上还未完成的部分。

     “不要,我不要这个。”突然抽出手去用力涂抹那个画布上的自己,吃蛋糕,这是个不太好的意象。冬日战士突然被脑内剧烈的痛感侵袭,手指尖未干的颜料黏腻的如同崩裂出的脑浆。

     “别怕,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捉住好友颤抖的手指,用力握紧贴向自己前胸,Steve就这bucky的手指间未干的颜料在自己胸前画了一颗五角星“你看,我是你的,你盖了章的。”

       将颤抖哭泣着的人抱紧在怀里,Steve柔声安慰“你也是我的,谁都不能将我们分开。”他蘸了点调色盘中的颜料,在bucky的左手手臂上也画了一颗星。

     “别哭,我永远爱你。”

       这是一个期待已久却也不该来的表白。


019

     “看看这是谁来了。”

       位于纽约最繁华街道地下的hydra基地,嚣张的反派总是知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出门迎接的是一个身材矮小架着一副镜片厚厚的眼镜的佐拉博士。

    “是我的winter soldier。”

       这个人平日里负责的是对精英杀手们的精神教育与日常养护。

       说是养护,不如说是形式残暴的洗脑。真正意义上的,用电击和盅惑人心的话语去改造这些原本正义的士兵。

       原本冬日战士也需要定期养护,可自从Steve找到了他,他就再也没有来过,没在想过把时间浪费在这并不愉快的过程中。或者说,他惧怕再次失去一切。

       是hydra救了那个当初埋在雪地里的他,于是他成了hydra的杀手,代价是失去一切,hydra取走他的记忆,剥夺了他的是非观和一切组织认为不该有的感情,在他的大脑里植入的是属于hydra的认同与服从。

       违抗命令的代价非常大,可是冬日战士笃定了要这么做。

     “我的名字叫做bucky。”他要做回James bucky Barnes。

       纵使他是最强大的战士,对抗这种有能力遍布全球的邪恶组织也不过是以卵击石。冬日战士在失去意识之前闻到了面包香气和熟悉的阳光的味道。


020

       其实没有所谓的欺骗,Steve Rogers的确是曾经的美国队长曾经的神盾局特工。只身他发现S.H.I.E.L.D.和hydra的秘密之后就毅然离去。

       实际上控制神盾局和hydra的是同一个力量,神盾做明面,hydra隐藏在暗处。

       那么自己所坚持的自由平等正义也不过就是个笑话。

       来到bucky门前的他就真的只是一个流浪画家而已,他甚至落魄到要靠血清的意志徒步一路行走才抵达他在神盾局的秘密资料里看到的bucky的住所。

       而且他的确爱他,几十年前就是。

021

     “别哭,小Steve,我不会死,我就知道,我做过的错事太多了。”坏人不能上天堂,只能背负着罪恶流量在人间,bucky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家中,之前的苦战让他失去了一条手臂,很遗憾,是被Steve赋予了一颗星的那一只。这令人沮丧,但是他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出言安慰那个在他床前哭泣的男人。

     “七十年前我就没抓住你,甚至这一次我也没有保护好你,我应该早些和你说这些,我应该带你走,离开这些他妈的该死的复杂事情。”憔悴与激动的神情在Steve脸上纠结成一团,他手足无措的说着没头脑的话。

       那副已经完成的画被挂在对面的墙壁上,之前被涂抹的部分被重新修复好,画中的bucky和Steve并排坐在餐桌前,有满桌丰盛的饭菜。

     “嘘——美国队长不说脏话。”

       他勾过他的脖子与他亲吻。

     “之前盖的章没有啦,所以我自作主张找你要了一个。”

       窗外落下了今年的第一片雪花,这个不是由冬天开始的漫长故事终于结束于冬日。


022

 

-“是你拯救了我 ”

-“不 我们拯救了彼此 ”

 

 

-完-

 

一些想写在后面的话  (不想看的可以来试试 点梗  来啊  )

 

因为我是个很不擅长讲故事的人 

所以我想给这个自己着实花了不少心思的故事一个自己的解读

首先呢这篇文的起因是点梗的这个小可爱 

她给了林肯的这首歌和“杀手”这个主题

以及每天对我的废话连篇和钻牛角尖的提问的耐心回复和鼓励

 

对于这篇文所有不符合常理的部分我很抱歉请不要深究 

我可怜的知识储备让我的文字通常禁不起推敲 

毕竟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写不出惊心动魄的打斗也写不出缠绵悱恻的爱情

就算是杀手这个酷到爆的主题我也把他写成了性冷淡的废柴日常

而且我竟然写着写着就脱离了这首被我作为灵感之源的歌 

 

我想了很久也没办法拿出一个让杀人和道德底线不矛盾的解决办法 

我也不想写那个在原著和多数人认为的那个被洗脑的杀人武器 

杀手冬和武器冬的差别我认为就是会有一部分自己的思想  

所以我在开头写此文有不正当的价值观 

没错他就是凭着自己的意志去杀了他觉得该杀的人 

在这个故事里就让他们酷一回不要去管这些法律教条吧 

 

根据我的小可爱提供的想法我想写出那种冬从一开始的没感情变成有感情有牵绊 

盾是哪个改变他的人是他的阳光他的温暖之源是他分辨一切的基准 

因为是个短篇大概我对感情和故事发展都铺垫的太薄弱了这是个致命啥 

我知道让我马后炮的在这里补一句你们就当做他们七十年前本就是恋人七十年后只是重新唤起心底地的爱意 

或者如果你们能感受到那种相处的细节真的十分打动人那种可以细水长流不用轰轰烈烈就能过一辈子的感觉 

 

希望我有一丁点的能在文中传达出这些 

希望至少我的小可爱能喜欢这篇文字 

 

讨厌

2017.4.8


 


评论
热度(83)
  1. GrxxyGargantua 转载了此文字
    第一次收到长评!当然要转过来!!! 说点啥呢 jo宝我爱你呀 😍😍😍
  2. 香芋绣球Grxxy 转载了此文字
  3. LausanneGrxxy 转载了此文字

© Gargantua | Powered by LOFTER